「我們還是去看看好了。」烈特爾回答著。

「嗯,那就走吧。」就在這時,嵐凌看到風從大門口走進來。

眾人先後跟風打了聲招呼,一邊起了身,問他要不要先吃一下東西?

「我在宮裡吃過了,爾簫有拿東西給我吃,因為等不到你們回來才出來看看,剛剛去晝林比和伊萊斯工作的地方沒看到你們,才到這裡來看看。」風淡笑的說明著。

「原來如此,我們現在要出去一趟,風要不要一起?」烈特爾笑問著,邀請風一起加入。
「好啊?要去哪?」風滿頭問號。

「路上再跟你解釋吧。」不浪費時間,眾人準備離去。

風點了點頭,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就跟大家一起出門了。

嵐凌因為有些事要交代一下管家,所以就先跑去廚房找管家了。

到了廚房,嵐凌敲了敲那邊的門,看著管家說著,「管家啊,我要出去一下辦點事情,如果卓延路回來就跟他說一聲吧。」

「嗯,請夫人小心。」管家知道嵐凌的那些朋友一個個都身手不凡,是很厲害的一群人,因此他也不派上護衛,因為那些人強過護衛且值得信賴。

嵐凌似乎完全忘了自己現在只能用劍刺人,根本施不了魔法,看到管家沒意見就很開心的跑出去了。

不過她身邊還有烈特爾等人,因此只要她不要自己去做什麼危險的事,倒是都沒有什麼關係。

嵐凌快步的追上了烈特爾等人,這時烈特爾正在向風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

風聽完後點了點頭,「不過我們這一大群一起去,萬一被發現了......」

「就聲東擊西一下囉!是說那個臭小子似乎之前就來過此地了,依據晝林比的講法,他似乎幫助這裡的富商做壞事,感覺已經幫助過好段時間了。」

「喔,搞不好他們有不為人知的秘密。」風低著頭想了想,「寶石既能保護人應該也能害人......」

烈特爾點了點頭,回道:「嗯,而且這裡的人有點奇怪,一些很基本的認知都完全沒有。」

「可能是......魔法道具太廣泛所造成。」風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但是這裡的山林野獸力量沒增強這一點也很奇怪,再那樣下去,恐怕動物將會滅絕也不一定。」

「往好處想,或許人類並不一定會拿這些道具去殘殺野獸。」風苦笑著,「不過如果真的發生動物快要滅絕的話那問題就嚴重了,到時可能要借重傲天等人才能完全解決這個問題。」

「人類啊,善良的有,惡心的也有。但若是滅絕動物的話,遲早自己也會走上絕路。」烈特爾無奈地說著。

「是啊。」風點了點頭,此時的他們已經來到林老闆的府外,最接近後山的地帶。

在那裡他們看到一個很大的結界,看來必需像晝林比一樣隱形才進的去。

因此,他們便紛紛隱身,悄悄地進入了那個山洞。

因為嵐凌沒辦法隱身所以她只好待在外面嘆氣,蹲在地上看月亮。

放她一個人實在太危險,因此隨後伊萊斯又帶著小小烈折回去,在外頭陪伴她,並且消除他們的氣息。

當風等人進入石窟的時候,那股屍臭味和血腥味已經淡了些,或許是晝林比做了某種程度的清理,所以僅管還有味道,也沒有那麼讓人難以忍受。

他們前進著,在前面一個轉角的地方跟晝林比會合,眾人一同前進。

晝林比現在還是龍型,他帶領的大家拐過兩個彎,看到了那些正在休息的工人。他們一個個躺在地上的草蓆上,沒有任何棉被和可以替換的衣物,食住都在這裡,晚上冷了,他們就抱在一起睡;熱了就拿著水晶石,讓自己涼爽一點。

看他們睡的熟,烈特爾用心靈感應把他們通通叫醒。

當他們全部醒來時,一看到眼前這麼多人都嚇呆了。

風淡笑著看著他們,「你們想要離開這裡嗎?」

「當然!神明啊!請您們大發慈悲地救救我們啊!」說話的同時,那人和其他眾多的工人全部跪在地上,對著風等人叩頭。

「噓......噤聲,不要大聲嚷嚷,萬一把那傢伙引來就不好了。」風嘆了一口氣,小聲的說著。

「是、是!」眾工人們緊張地道,又叩了好幾個響頭。

「出去以後,對外界的生物要保持同理心,並且呼籲你們的朋友,要將動物看的跟人類一樣重要,想想若是你們把動物都殺光了,那麼......你們要怎麼活呢?對不對?」風淡笑著說著,神情卻無比嚴肅。

「好了,快走吧!否則就真的要被發現了!」覺得不該再拖,烈特爾這般對眾人說著,要大家準備。

當他們走到石窟大門前時,上面一顆巨石突然把入口給封了起來,同時整個山洞都被加了防魔法的結界,讓眾人無法順利出去。

見狀,烈特爾笑了笑,由腰際抽出了佩劍,一個斬擊讓巨石化為兩半,滾落到一旁,開出了通道。

當他把石頭斬開後,就發現克里亞就站在那邊,看著他微笑著,手上還抓著小小烈和被他縮的很小的嵐凌和伊萊斯,此時他們身上的帶著很嚴重的傷,嵐凌的手還無力的垂下,看來是斷了。

伊萊斯的腹部和肩膀都被木枝刺穿,血流不止,僅管人縮小了,血還是在地上滴成一小灘。

見到這情形,烈特爾一下沒了表情,周圍散發的氣息也和先前全然不同,沉重到附近的地面全都在震動,鳥獸畏懼的遠離。

下一刻,只見他到了克里亞面前,同時,克里亞的那隻手被斬落,胸前也被狠刺數劍。

一手抱著伊萊斯與嵐凌,烈特爾再度站回了風等人的身邊。

不過克里亞卻似乎完全感覺不到痛,一樣拿起劍來,就到烈特爾面前,斬斷了他的左手,並且立刻的又將伊萊斯和嵐凌給搶了過來,並且用手將他們緊緊的捏住。

「你很生氣吧?不過你生氣也沒有用,因為他們很快就會死了。」克里亞沉肅著臉說著。

「但是你會更快死。」一道冰冷的聲音由克里亞的身後傳來,同一時間,他的頭也被刀子劈了個斷,滾落到那人腳邊。隨即,那人一腳踩爛他的頭,並且接過伊萊斯和嵐凌。

「煌、煌夜!哥哥來了你振作點!」來人臉色慘白急急地呼喚著,一邊讓伊萊斯變回了原狀,並使用回復魔法。

「......哥哥......抱歉我沒有保護好......」伊萊斯微微睜開了眼,苦笑說道,眼睛看向了一旁的嵐凌。

「哥哥會救你!哥哥會救你們!」

「我......我很抱歉.....沒有保護好伊萊斯,反倒是讓他保護了我。」嵐凌苦笑著,手垂著臉腫了一大塊,左腳被削去了大半,不停的咳著血。

「垃圾就該消失。」

瞬間,克里亞的身體被砍成一塊一塊的肉塊,一個男人降至嵐凌身邊,道:「你怎麼會搞成這樣?腫得跟豬頭沒兩樣!都是那個死肉包!」劍眉高揚,男人的雙眼散發著極強的殺意與不悅。

「呵呵......這也不是我願意的啊......破相很醜耶,咳咳......快看看伊萊斯,拜託你了......」嵐凌說完,手便無力的垂下,看來是痛暈過去了。

「振作點!」男人--卓延路盡全力使用魔法救嵐凌,一邊罵道:「可惡的死變態!可惡的死肉包!看我不踩爛你們!你們這些沒血沒淚沒心沒肝的死惡魔!我--」(由於後面全是要不得的極髒髒話,因此消音)

嵐凌的臉色雖然還是很慘白,但是身上的傷似乎好了不少。只是因為身體太小了,所以看起來才會隨時都會掛的樣子。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卓延路的魔法效果,嵐凌身上的魔法似乎也恢復了七、八成。

同一時間,伊萊斯的狀態也變得比較穩定,只是昏睡著。見他好轉,男子鬆了口氣,和烈特爾開始不斷凌虐著克里亞的肉塊,又踢又踹又踩的--僅管若是伊萊斯清醒會因為他們的殘忍而生氣罵人,他們還是只能藉由這樣的方式消氣。隨後,卓延路也加入了凌虐的行列,當場組成了沒血沒淚之殘暴惡魔三人組......

風頭痛的看著這三人,對著後面嚇的尿失禁的眾工人說,「趁天還沒亮快回去吧,不要讓人發現了。」

「是是,謝謝眾位神明的救援。」眾工人不忍再看下去,紛紛的逃遠了。

而後風走到嵐凌和伊萊斯的身邊,將他們抱了起來,用光系魔法將他們圍繞在一個溫暖的圈圈之中,在那裡面他們可以吸收各種恢復系魔法的養分,對魔力的成長也有一些幫助。       

而殘暴惡魔三人組還是持續在凌虐,因為其實他們心裡都很清楚克里亞隨時可能復原,如果不完全將他消滅,他還是會成為巨大的威脅。再不願意看到那些他們心中重要的人們受到如此之傷害,他們打算在這裡就讓他永遠消失。

不過他們的如意算盤似乎打錯了,就算克里亞在這個世界被毀滅了,但是或許到下一個世界他還是會以不同的面貌出現。

但至少,現在這一個由上個世界纏到這裡的克里亞會被完全消滅,而且是永遠永遠的消失。

見克里亞已經連一滴渣都沒有剩,眾人才終於沒有繼續凌遲他。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