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看著天也快亮了,拉了拉烈特爾,「該走了,為了以防萬一,我把這個洞加上神族魔法和封印結界好了。」      

「先淨化那些怨靈吧,否則他們永遠就只能待在這裡。」烈特爾這麼說著,心中也下定了決心要變得更強、更強,不僅要強過現在無力的自己,還要超過當初全盛時期的自己。

「嗯。」風點了點頭,便開始施起魔法來,一會後一道銀光將那些怨靈都淨化了。隨後,一隻隻的小天使從天而降,引導那些亡魂離去屬於他們該去的地方。而後風又再度的施起了結界和封印魔法,以防克里亞再生。  

不過其實克里亞在這裡已經完全被消滅了,連一絲再生的機會都失去,這也讓認識他的風有些感慨。倘若,過去他能多教導他一點,克里亞是不是就不會走向這樣的結局呢?

但早在幾百年前,風看到克里亞之初;發現他的逆道行為後就開解他不少次了。後來還被那傢伙玩弄,使得風又再度踏上了旅程。

只是眼睜睜看著他就這麼永遠消失,風還是不由得感慨著,不勝唏噓。

眾人離開後,忙到方才才下班的雷宇克羅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往騷動的地方走去,看到他們幾個,微笑著,「嗨......你們都沒事吧?咦,我兒子怎麼了?還有嵐凌?」

如此問著,後面伴隨著晨曦,嶄新的一天又到來。而這次,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任何威脅了。

但真的是這樣嗎?一道黑影,站在城牆上,看著下方的眾人。

「簫簫,你看我們來得太遲了。朕猜得沒錯吧?他們果然解決了。」傲天笑說著,看著隨即也閃到身旁的黑影--爾簫。

「嗯......害我緊張了大半天,都快想要衝過去幫忙了。」爾簫苦笑著但隨後想幾他們總算解決了,又開心的露出微笑。

「這也沒辦法,誰叫我們工作那麼多?一堆緊急的奏摺批不完......」傲天嘆了口氣,他們兩人可也是忙碌了一整晚。

「唉......不過似乎有個人從頭看到尾呢。」爾簫微笑著看著飄在高處的人。

「對啊?聽說叫做冷淡小受御?」傲天開玩笑地說著。

御綺亞淡淡的看著傲天一眼,不理會他,當眾人都遠離後,他自己也跑的不見人影了。

同一時間,卓府的書房被人翻的東倒西歪,就連金庫也被人翻過。

眾人不知道這回事,紛紛回去了。一夜忙碌,眾人都非常的疲憊。

一回到府裡,卓延路就忙著招呼眾人去房間休息,同時將受傷的嵐凌和伊萊斯給安置好,讓他們能有個地方靜養。

不過卓延路也立刻發現怪事,為何管家和潔緹娜等人全部不見了?這讓他不禁警戒起來,也不放心嵐凌等人在這裡了。

「這裡好像怪怪的?我兒子和嵐凌他們在這裡不好吧。」雷宇克羅皺了皺眉,發現地上有女人的足跡。

「嗯,看來要麻煩你們先離開這裡,我還有點事要做。」卓延路淡淡地說著,但語氣並不很好。

「嗯,他們就交給我吧。」雷宇克羅點了點頭,拍了拍他的肩榜,鼓勵著卓延路,「那麼我們先離開了。」

卓延路點了點頭,其他人也跟他打了聲招呼,隨後就先行離去。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本能,昏迷的嵐凌並沒有離去,而是死抓著卓延路的手臂,躺在他的懷中微微笑著。

不過卓延路還是拿開了她的手臂,讓她跟眾人離開。畢竟,卓府目前不比尋常,或許所有人全死了也不一定,他不能讓她留在這裡。

嵐凌離開之後,卓延路一個人探查著整個卓府,在書房發現了書被翻的東倒西歪,地上似乎有魚鱗片和鮮紅的血跡。

見狀,他的臉色變得更為難看,開始調查這府裡的事。

他調查了一會,發現金庫也被人打開過,裡面什麼都沒少,就少了一個水藍玉。

水藍玉失竊不是大事,不過他府裡的人到底都到哪裡去了,就在這時,他發現庭院的地下似乎有些微動靜。

同一時間,眾人持續朝著皇宮前進。

「你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為什麼我兒子會變成這樣,還有嵐凌也是,看起來臉好腫喔......」雷宇克羅問著臉色不太好的烈特爾。

「就是解決掉克里亞,然後也受不少傷。」烈特爾淡淡地說著,似乎不想再提起這件事。

而伊萊斯的那位哥哥,表情更是難看,一直抱著伊萊斯,怎麼也不肯離開。

雷宇克羅點了點頭而後想了想湊到烈特爾耳邊,「那邊那位仁兄是誰啊......看起來好像是我兒子的親人吧?」

「他喔,是小萊的親生兄長,叫做成汐,是個有嚴重戀弟情節的人......最重視的就是他兩個弟弟了。」烈特爾略顯無奈地解釋道,一直有種被成汐責怪的感覺。

「原來是這樣啊......」

「不過他怎麼會叫伊萊斯煌夜呢?」在一旁抱著嵐凌娃娃的風問著,也很好奇此人的突然出現。

「因為伊萊斯除了『伊萊斯‧馮‧撒旦』這名字之外還有『南麟煌夜』這個名字,只有他很重視的人他才會讓對方這樣叫他,當然硬叫又是另當別論......」說罷,烈特爾又道:「我的話雖然是可以,但比較少那樣叫他。」

「硬叫會怎樣,如果我這樣叫他他會不會把我宰了。」雷宇克羅開玩笑的說著。

「不會,因為有個人就做過這樣的事,本來他一直不准,不過對方臉皮比他厚所以最後他就默默接受了......」

「那我這樣叫他他會很高興嗎?」雷宇克羅似乎怕伊萊斯討厭他,又持續問著。

「之後他會自己告訴你他的這個名字吧!」烈特爾笑了笑,拍了拍雷宇的肩膀。

「啊,是這樣嗎?那我會慢慢等的。」雷宇克羅微笑著,似乎很開心。

烈特爾點點頭,道:「我想不用多久吧!」

雷宇克羅因為太開心了,所以走路差點跌倒,還好他平衡感還算不錯,所以才會沒什麼事。

站好後他又跑去跟成汐打招呼,「你好,我是雷宇克羅‧煌‧傑克諾堤亞。」

「你好。」成汐對他點了點頭,一邊想著眼前的人好像一隻狗,不過他並沒有說出來,只是將伊萊斯抱好。

雷宇克羅又對他笑了笑,而後才看到皇宮大門就在眼前了,他們從旁邊的小門進入,因為還是宵禁時間,所以皇宮大門並沒有開。

進了皇宮後,他們便進入客房,讓伊萊斯與嵐凌能夠好好休息。

爾簫已經喚了大夫,再次為伊萊斯和嵐凌診治,並要人準備好補品幫他們補身體,接下來就是烈特爾那隻手了,風一直看著那裡哀聲嘆氣著。

不過烈特爾本人倒是不以為意,說是一天以後就會自動復原,因為他是生命力極強的魔族,而不是脆弱的人類。

「那就好,小心點。」風這個時候才有力氣害怕,最近他有點遲鈍,好像反應沒辦法即使傳達。

「嗯,你也一樣,雖然事情結束了,但是不代表不會發生其他事,所以還是要注意。」烈特爾苦笑地說著。

風點了點頭,坐在一邊,靜靜的泡茶給烈特爾喝。

一旁的雷宇克羅覺得刺眼,於是便往外面走去了,剛到外面就看到爾簫端著一盤早膳走了過來,雷宇克羅向他打著招呼。

「嗨,早啊。」

「用完膳睡一覺吧。」爾簫微笑的說著。

「嗯,謝謝你。」雷宇克羅笑了笑。

雷宇克羅便拿著膳,去外面的涼亭吃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