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京宇無奈的坐下,拿起酒壺逕自倒了一杯桃花酒,看著桃仙便開門見山的問著,「要怎樣才能讓我娘早日醒來。」

桃仙聞言淡淡的笑著,「她本來就沒什麼大礙,她如果想醒來老早就該醒來了,不過......」

「不過什麼?」雷京宇看著他問道。

「不過你不離開家裡,她醒來也不會快樂。」桃仙淡淡的微笑著。聞言雷京宇白了他一眼,「我當然知道,你的意思是......」

桃仙點了點頭,清淡的臉上無奈的笑著。他知道他不該違抗天命但罪琉星君是他唯一的朋友,就算違抗天命,就算會遇到懲罰他也不怕,他覺得自己應該要告訴他一些路,於是,桃仙看著他認真的一字一字的說著,「世塵與你無緣,你今生只能活在無數個飄泊,如果有人執著於你,必定不會幸福──甚至因你而死。」

雷京宇聽完,臉上的無奈笑意頓時無蹤,只能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你是指如果有人跟我同行,那些人都會死?我只能一個人生活?那也太悲哀了吧。」

「呵呵......並不是如此,不過你要這麼認為,我也無話可說,一切都要看你能不能遇到你真正的命定之人。」桃仙微笑著,可是看在雷京宇眼中卻很想巴祂踹祂,把祂那好看的臉踹成豬八戒,誰叫祂話不說清楚一點。

桃仙看著雷狗狗,看他正張牙舞爪恨不的抓祂咬祂,讓祂覺得怕怕的,無奈之下只好多透露一點,「罪琉,你只要記得遇到他之前不要對任何人動心也不要讓任何人對你對心就夠了。」

「......」天底下應該不會有人對一隻狗動心吧?不過不知道喜歡狗的女人長什麼樣子?是美是醜是圓是扁,這讓他感到相當好奇。

桃仙微微笑著看著他,打破了他的沉思,「對了,你把藍龍鉛拿出來一下。」

「......喔?要幹嘛?」雷京宇雖然疑惑著還是乖乖的拿出他的藍龍鉛。

「呵呵......只是幫你把它加持一下,用一顆球打怪也不方便吧?」桃仙淡淡的一下,接過了藍龍鉛用自身的桃仙之力將祂的神力注入其中,沒過多久,藍龍鉛似乎發出了一聲龍鳴,本來水藍色的圓球就變成深藍色的圓球,雖然外觀還是沒什麼變,不過當桃仙默唸了幾句咒語之後,藍龍鉛由一顆球狀變成了一把深藍色的龍紋劍。

雷京宇看著那把劍,從桃仙的手中接了過來,「這個......」

「它現在已經可以用你的意志力,幻化成劍和球的型體,我知道還有許多人可以讓它變化成更多的形體,不過就要看你跟他們有沒有緣份了。」

「......喔,不用了,我想劍已經很夠用了。」如果變化成更多型體,那不是很麻煩?他還是覺得不用花時間在那上面,與其加強武器的能力,還是加強自深的能力比較實在。

「罪琉你還是一樣那麼容易滿足,當然除了錢之外,你只要有一顆樹和一壺酒就能活了......但今昔不如以往的天上生活,你現在會過的辛苦許多,不過一切都能夠迎刃而解的,就如同你失去的,一定會有一樣東西補回來......」桃仙一邊說著一邊低下了頭,他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了苦笑,走上前,在雷京宇未反應過來前就抱住了他,隨後又立刻放開,「你的身邊會出現很多人,會有很多的同伴......那些人或許會成為你的助力,也或許會成為你的阻力,不過......色字當頭上,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好啦,我知道,我不會亂來的。」不過他可沒辦法防止別人對他亂來。

雷京宇無奈的想著,看著桃仙,開玩笑的說著,「我說你啊,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該不會是在吃醋吧?」

「......」桃仙既沒承認也沒某認,只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便將頭瞥到一邊去了,然後說著:「神是不能動情的,因你是凡人又俗事未了否則的話......」

「好好好、不要再唸了,你的長篇大論啊......我已經聽了幾千萬年了......咦......」雷京宇突然頓了頓,「我剛剛講了什麼?」

桃仙聞言挑了挑眉,隨即又皺了起來,看來在神氣太重的地方待久了,有關之前當神的記憶也在一點一滴的恢復嗎?

沒辦法,看來只能請他回去了。

「好了,你先回去吧,這裡不太適合你現在的驅體,以你一介凡人之身,在這裡待久了,難免會影響到你的氣場,所以你還是回去吧,以後沒事也不要來了。」桃仙這麼明顯的逐客之意,雷京宇怎麼會聽不出來,於是便站了起來,看著他,「喔,那我回去了。」

「嗯,等你死後再會了。」桃仙向他揮了揮手,而後雷京宇就像睡著了一般,又回去他該去的地方。

回到自己的房間,雷京宇就開始收拾行李,當他打包好之後,也差不多該到了凌晨時分,房外已經有婢女和圓丁在工作了,雷京宇將包袱藏了起來,而後走到桌案邊,拿起卷紙,寫下了幾個字,「吾父見諒,孩兒離家一段時間,請務必保重照顧好娘親,好好的陪伴她,並且代我跟哥哥姐姐們告辭。」

深深的看了那張紙一眼,他將它摺了起來放在桌子上,今天要走是不可能了,只能等半夜大家都睡著之後,還有,他也該去連絡幾個人,看他們要不要跟他一起走。

他小心的將那封信藏在書櫃之上,走出了房外,眾人皆用看到怪物的眼神看著他,連忙紛紛向他道早,他也回以最燦爛的微笑,「早啊。」

小滿和小翠看著他,走了過來,「少爺你沒事吧?該不會發熱了,居然這麼早起。」

「我怎麼可能會有事,我爹起來沒?」雷京宇看著她們倆個問著,「如果起來了跟他說我要出去辦點事,早膳和午膳不用等我了,我下午才會回來。」

「喔,我們瞭解了。」小翠看了小滿一眼,而小滿也跟她對看著,兩個人的心裡同時冒出了一句,「他們家少爺今天反常!」而當他這麼反常的時候,就是有事要發生的時候,兩個機靈的ㄚ頭,怎麼會看不出雷京宇在想什麼。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