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隻小海龜,在得到人類的幫助之後,一直都想著要報答。可是當牠成小海龜變成大海龜之後,卻發現那個人已經死了,於是乎,牠只好四處尋找著他的後代,那個名叫浦島太郎的後代,只是沒想到當牠找到他時,他所希望的回報居然是──

他要吃龜肉!!

南浦龜傻了,他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來,卻被那個青年手一抓,「龜龜,我要吃龜肉,快點變成烏龜啊?」

「呃......」可是他不想被吃啊。

見他傻傻的呆在那裡青年──楚劍陵莫可奈何的收起刀叉,只好看著他,見他呆滯的樣子還蠻好笑的,於是他微微笑著走了過去,「如果你不讓我吃也沒關係啊,幫我找房老婆也可以。」

因為出身貧寒,所以他到快要二十五了都還沒有煤婆肯為他做煤,所以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好請求高人。

只是眼前的高人好像不太可靠,雖稱百年神龜,可是看他呆呆的樣子,楚劍陵覺得如果自己不保護好這隻海龜,他很快就會被不知哪來的人拿去煮了。

也因此這隻突如來到的小海龜,在楚劍陵吃不到的時候又不想讓人把牠拿去煮了的當下,只好盡盡地主之誼,招呼並保護起小海龜的任務。

白天他上山砍材,小海龜就在村子裡面跟人一起幹活,雖然他行動緩慢,可是工作認真,為人又溫和、又親切,所以很快的就人打成了一片。同時,小海龜又默默的物色村子裡的姑娘,好早早報恩,早點回向大海。免得在路上待久了,他會虛脫。

在每晚楚劍陵睡著之後,他都要偷爬起來,到外面的溪邊泡泡身子,以免身子乾枯乾竭而死。雖然他不是魚類,但若是長時間不碰水,還是相當的危險的。

劍陵似乎發現了他隔了兩晚總要出去一趟,疑惑著,在某天晚上打消不了好奇之下,他隨後跟了過去,入眼的卻是小龜光著身子,泡在水裡的樣子。

雖然不致於因為這樣而有什麼奇異特殊的想法,可是當看著如霞般的潔白肌膚在月光中呈現出半透明的樣子時,這讓楚劍陵一下子愣了愣,「好可口的龜肉......」

他下定決心了,他一定要吃到龜肉!搞不好這樣比起老婆他會更開心。於是乎,他隔天就叫南浦龜不要再幫他找老婆了,可是南浦龜卻以為他嫌棄他找人的速度太慢,因而感到有些沮喪。

「嗚......我什麼都辦不好。」

楚劍陵微微笑著,「沒有,你有找就很好了,看我這麼窮酸的樣子,誰會願意嫁給我啊,還不如跟龜龜一人一隻永遠在一起。」

南浦龜不明白他的話,「可是......那樣的話,恩人就沒有老婆而我也回不去了。」這恩既然沒報,他也沒辦法再回到龍宮,一輩子都只能在陸地上生活了。想到海裡的世界,以及要在這陌生的環境度過一輩子,他就感到不安,身子不禁微微顫抖著。

楚劍陵看著他欲泣顫抖的樣子,有些不忍的上前,將他攬入了懷裡,「只要龜肉可以讓我吃,你就能回去了。」

「是這樣嗎?」小龜單純的抬著頭看向他,而楚劍陵則是點了點頭,認真的說著:「當然,我只要你的龜肉,你就可以回龍宮了。」

聞言,南浦龜拿起了刀子就往自己的腕上割去,沒過多久,一塊血淋淋的龜肉就出現在楚劍陵的眼前,看的他整個人都傻了,他只要龜龜的尾巴肉啊......

見著南浦龜痛的都快流下淚來了,血還順著手腕滴到了地上,楚劍陵整個都傻了,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要幫南浦龜治療。

著急著在房內尋找醫藥箱,幸好他幼時曾經有快餓死的經驗,所以對治療和求生之術相當有辦法,也會一點草藥的配治方法,他的房裡亦有類似的東西可以用,所以沒找多久,他就找到了藥和拿來一塊布,開始幫南浦龜治療著。

此時的他,不經意的流露出關憂和不捨的眼神,那種眼神是對待親人的那種,甚至可以說是更親密的,只是一人一龜現在的情況尷尬,楚劍陵也不是那種心細的人,他只知道他現在相當的震憾和自責,他沒想過要這樣的......

一會兒包紮好後,楚劍陵看向南浦龜,看著他問著:「有沒有好一點。」

南浦龜低著頭,「嗯......這樣我應該可以回去了。」

猶自起身走向門邊就算身再痛可是卻不算什麼,因為對他來說,他只要完成報恩就很開心了。

楚劍陵看到他現在就要走,慌慌張張的上前,拉住了他那隻沒有受傷的腕,「不要走。」

南浦龜疑惑著看著他,「為什麼,你的心願已了所以我該走了啊。」

「......我的肉還沒有煮好。」笨拙的楚劍陵突然不知道該怎麼留『龜』。

南浦龜眨了眨眼,疑惑的看向他,「你的意思是,要我把自己的肉了煮了給你吃嗎?」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有些生氣,因為他的恩人後代,居然不但要吃自己的肉,居然還殘忍的要他自己把肉拿去煮來給他吃。

「不、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想請你留下來,陪我一起吃肉。」楚劍陵又笨拙的說了一句會讓南浦龜更為生氣的話。

南浦龜氣的渾身發抖,看著楚劍陵嘟著嘴,突然抓起他的手咬了一口,而恨忿然的離去。

南浦龜咬的並不重,可是卻直接的表達了他的不滿。這讓楚劍陵覺得很奇怪,他會願意把他最想吃的肉跟人一起分享,無疑就是表示了對對方的在乎,可是沒想到說出口的卻讓對方更加生氣了?

問題出在哪裡呢?

南浦龜氣的走出去沒多久,就感到渾身發冷,看來割肉的行動消耗了他太多元氣了,他迷迷糊糊神智不清的走進一座山洞裡,打算在那邊過一夜再離開。想起楚劍陵方才的話,又開始蹙著眉頭。

他不知道為什麼楚劍陵可以說出那麼沒神經的話。

叫自己割肉還說要跟他分享?這是什麼意思嘛,分明就是在欺侮他,甚至比當初那些小孩更過份。害的他既無奈又拿他沒辦法,只好在他的手上咬上一口,以表示自己的不滿和怒意。

可是沒想到他才迷迷糊糊中睡著,楚劍陵就找了過來,看著他虛弱的躺在地上睡著,不忍心於是只好抱起他,將他帶回了屋中,幫他蓋好了被子,那一碗肉,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完全沒有食慾了。

就在這時,他突然體會到不吃肉的後果將會是......他會餓死。

可是又不想真的把小龜的肉吃了,他將它打包,拿了鍋子,放了一點冰在裡面似乎想把它冰起來,對於自己奇怪的行徑,他感到疑惑,可是又沒人可以問,於是乎,他只好在一整晚的輾轉反側之下,度過了無眠的一夜。

在睡著時,他還不忘要把南浦龜緊緊的抱住。

隔天南浦龜醒來時就發現自己躺在楚劍陵的懷裡睡著,看著他的睡容,氣似乎一下子就消了,看了看他,於是這溫暖的身體,他突然有些眷戀起來,「好溫暖。」

水底一直都是很冷的,也沒有人會像這樣抱著自己睡。

將頭輕輕的靠在楚劍陵身上,他微笑著,其實這樣一直窩著也不錯。

於是他回以擁抱,又沉沉的睡去。

淡淡的情愫,在兩人皆未發現的情況下,緩緩的滋生著,可是由於楚劍陵始終不明白自己的奇異行徑究竟是怎麼了;同樣的身為海龜的南浦龜也不甚瞭解人類的思維,也因此這一段感情皆在一人一隻未曾發覺得情況下,持續下去。

南浦龜在那之後並沒有回到海底世界去,割了三塊肉的他,已經失去仙氣,充其量也不過就是一隻略懂術法的龜罷了。

也因此,他就一直在陸地上過著被楚劍陵欺負又充滿著淡淡甜蜜的日子。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