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之後只要他一個人在樹林裡,他就會靠在樹旁邊,緊緊的抱著它。直到最近這一兩年情況才好一點。

他害怕風的聲音。那對他來說,是死亡的呼喚聲。

不過今天似乎是因為衛驥恨在場,讓他想起了那天的情景,身子又忍不住的哆嗦起來。

察覺出項灝薩的不對勁,衛驥恨看著他,略帶擔憂的問道:「薩薩,你怎麼了?」

不過項灝薩卻沒有說話,只是縮著身子,無助的捲縮緊緊的抱住自己,這讓衛驥恨更加的慌張,他無措的抱著薩薩的身體,將他面對自己,「......薩薩,不用怕。」雖然不知道薩薩發生什麼事,但這種情況下,先安撫一定不會錯的。

感覺到溫暖的懷抱,項灝薩迷濛的眼才清醒了一些,雙手緊抱著衛驥恨的腰,淡淡的說著,「......恨,抱緊我,好冷。」現在他的感覺,仿佛就是回到了當年的無助一般,一個人倔強的走著,想哭也哭不出來,只能無助的往前走,等待救援,可是如今有衛驥恨在,他一安心就什麼無助的樣子都表現出來了,對他來說,只要能夠待在他身邊,就是最大的避風港。

第一次見到看似堅強冷漠的項灝薩這樣,衛驥只能沉默著,依言將他緊緊的抱在懷裡。心裡的憐楚更甚以往,他用手輕拍著項灝薩的背,靜靜的等待他冷靜下來。

不過項灝薩卻因為這樣安心的感覺而沉沉的睡著了。

當他再度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日的清晨時分,露珠一點一滴的滴在他和衛驥恨的髮上、臉上,以及衣服上,他用衣袖輕輕的擦了擦臉,而後用著自己的衣袖去擦擦衛驥恨,而後淡淡的笑著。

緊緊抱著他的衛驥恨似乎察覺了他的動作,原本沉睡的眼,眨了眨似乎就要醒過來。項灝薩看著他剛睡醒的眼,對他淡淡的笑著。

不過衛驥恨看到他的笑容並沒有欣喜,而是甩開他,跑到幾米以外的地方,用驚恐的表情看著他。

「幹嘛?」項灝薩冷冷的說著。

衛驥恨看到他的神情又恢復成了原本的表情,這才鬆了一口氣,微笑著看著薩薩,「沒什麼,只不過好像看到可怕的東西從眼前晃過。」應該是錯覺吧?

「......一大早就說怪話。」項灝薩從地上爬了起來,順手把衛驥恨的外衣遞給他。心裡也沒在意什麼可怕的東西,對他來說這個世界除了小時候的那場惡夢以外,幾乎沒什麼他覺得可怕的,就算是當年他在戰爭中被衛驥恨的手下射了一箭,也不曾害怕過。

看著項灝薩似乎恢復了平常的樣子,衛驥恨鬆了一口氣,「昨日......」

「嗯?」

「你不覺得你該解釋一下嗎?」衛驥恨有些無奈的說著,想著他家娘子怎麼神經那麼粗,他突然變成那樣當然嚇到他了,難道他醒來時不該解釋一下為什麼會那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該不會是病了吧?

項灝薩聞言,呆了一下,而後低下了頭,喃喃說著:「其實我小時候曾經在森林裡迷了路,天很冷,如果父親再晚一些找到我,我可能就餓死加凍死了。」這麼糟糕的回憶他實在不想回想。

所以他項灝薩有一個極大的弱點,那就是他絕不能在森林裡過夜。

就算帶著大軍駐紮在森林裡,他也會讓青衣在旁邊陪著他直到入睡。

聽到他這麼說衛驥恨只能無奈的將他擁進懷裡,「事情都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也該走出來了吧?」

「心理障礙可以克服,可是對環境的障礙尤難克服。」項灝薩的意思衛薺恨聽懂了,他想了想,「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克服環境的障礙。」

「嗯?」項灝薩不解的看向他,可是卻覺得渾身好像冷了起來。

「在到達壁柳山莊前,我們都在森林裡或外面度過吧!」

項灝薩突然很想把眼前這個人結凍了,再看看他的心是不是黑的,為什麼他可以帶著一臉的微笑,說出這樣的話,明明就知道他最害怕的就是森林,還要採用這麼極段的辦法治療他的傷口!

看他怨懟的表情,衛驥恨微笑著看著他,「有我在身邊,你害怕什麼呢?大不了我再抱著你睡就是了,放心好了這次絕不是你一個人面對。」

被他這麼一說,就算項灝薩有再多的不滿,都把話吞了回去,嘆了一口氣,用雙手抱緊他的腰,「嗯,就隨便你吧。」

衛驥恨笑了笑在他的耳邊說著:「薩薩,我知道你很危難,可是你是一朝將領,若是不小心將這個弱點承現了出來,或許會帶來極大的麻煩,所以你一定要相信我,除非你現在就願意跟我隱退到深山裡定居,否則將這個弱點糾正過來,絕對是有利無害的。」

 

    全站熱搜

    cherry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