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有個大肥豬......他用他的豬肉把毒都逼出來了,哪會死?」更何況中七步斷魂釘,要解也沒那麼難......就是不要『走』超過七步。

「大肥豬?你是指段崇樂?可是......」他並不肥啊,項灝薩在心裡想著。

衛驥恨微笑的看著他,「怎麼,想知道他是怎麼吸毒的嗎?他啊......可親熱了,是直接用嘴把毒吸出來的喔!」

「......喔,這樣啊。」項灝薩點了點頭,「真是忠心的部下。」

原本以為項灝薩會覺得有點不是滋味,但看他的反應似乎完全不是那麼回事,衛驥恨不禁感到有點挫敗,項灝薩對他,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他總是對自己忽冷忽熱,一會關心一會冷漠?

「項灝薩......」

「幹嘛?」突然叫他全名,一定有問題,項灝薩那不名的豹尾巴豎了起來,全身開始警戒。

「你對我......不,算了。」雖然項灝薩的行為已經可以證明他心裡有他,可是他本身就是對愛情相當的沒有安全感,於是才會想問問看,可是話在嘴邊卻說不出來,他害怕聽到否定的答案。

「嗄?」項灝薩的不明豹尾垂了下去,換來的是不解,『他在耍我嗎?』

衛驥恨沒有再說話,只是將他抱在懷裡,抱的比方才更緊,他一直以來都很孤獨,南耀國並不如赫連皇朝想像中的富裕,私底下勾心鬥角的更不在少數。但幸虧他的弟弟相當懂事,幫了他不少忙。

也因此,他現在才能親自的到赫連來『溜韃』,南耀國的王妃,一向都有『戰神』之名,所以他這一趟來,除了『溜韃』和『聯姻』之外,就是跟他的準王妃好好的培養感情。

但若是讓他的準王妃跑了,就要想辦法用搶的,這不是他的作風,他也不是那種喜歡拿權力壓人的君王。而且,他需要的是強心劑,而不是三天兩頭就要擔心王妃跑掉。

項灝薩疑惑的看著他,看了很久,才爬了起來,但馬上又被抱的更緊。

「喂?我要起來了,不要抱那麼緊,很難受。」項灝薩皺著眉,如果是別人這樣,他早就一拳狠狠的揍過去了。

「......你會,離開我嗎?」衛驥恨說的很小聲,但項灝薩還是聽到了,但換來的,只有沉默。

過了一會,項灝薩才回答他「= =我要吃麵。」

聽到這樣的回答,衛驥恨整個人都囧了,但換來的卻是一笑,當項灝薩這麼說的時候,情況只有三種,一種他純粹肚子餓要吃麵,一種就是他用非常笨拙的方式在向他示愛、第三種就是......他要吃他。

「我馬上去煮。」衛驥恨微笑的說著,聽他這麼說,就算他再不適也會去做麵給他吃。

「還要加蛋。」

「加蛋是......早生貴子嗎?」衛驥恨微笑著看著他。

「想都別想。」項灝薩臉有些紅的說著。

衛驥恨微笑的煮麵去了,但當他回來的時候,卻發現項灝薩窩在床上睡著了。他的手上還提著一包藥,剛剛,怎麼都沒發現呢?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