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共商著奪取赫連的天下,赫連冀烈則是答應幫南岳王的弟弟,讓他取得正統的王位。

會議進行了兩個時辰,而後南燿王的弟弟便立刻起程回國了。

不管怎樣,他誓必得在衛驥恨回國準備迎親之前返回。冰閻的毒沒那麼好解,他應該有一段苦日子要過了。他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而赫連冀烈則是想著,這件事若是讓項灝風知道了,他肯定會非常不諒解。皇位,對於他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事,他想要與赫連傲天決一雌雄,爭個高低,或許,他也可以直接從祈燄簫下手。

就在這時,他看到一道人影,從窗戶邊閃過。

他執起一旁的杯子,往外面射過去。但那人的身影很快,一瞬間就不見了人影。

「糟了!」他立刻下令徹查,他與衛驥利的商討,只有幾個心腹知道。就連風都不曉德這件事,為什麼好巧不巧,居然有人選在這天來『偷聽』。

那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消息如此靈通。

而此時的項灝薩正走往離宮的方向,雖然不太想去找衛驥恨,他甚至認為他現在去的話無疑是把自己送上門去,可是對於他的傷勢,他無法做到不理不睬的地步,也因此他只能栽了,栽進他的狼爪裡!

而走在街到上的現在,在過來的時候,他注意到今天皇城裡,似乎變的不太一樣。官道上布衣行人似乎多了許多。

但他並不以為意,只是掃了過去之後,就往離宮的方向奔去。他不相信那可惡的衛驥恨會受傷,真是蠢斃了!這世界可以對他又打又罵的人只有他,是哪個傢伙不要命了!

要是讓他知道是誰把那傢伙弄傷害讓他中毒的,他絕對以十倍奉還!

待他來到離宮,經過通報由衛士的帶領之下,進到衛驥恨的房內時......卻被衛驥恨一手扣住,拉住了房內,死命的吻著。

『唔......這傢伙在幹什麼?』項灝薩不明所以的被吻,害他原扁以為會看到軟趴趴的衛驥恨,想著他快死的樣子,他想過無數種可能樣子,就是沒想過這個時候他還有心情強吻自己!

衛驥恨看他心不在焉的樣子,於是便加重了那個吻,手也撫上了他的下身,開始上下套弄著。

項灝薩被他搞的有些起了反應,也被吻的快喘不過氣來。衛驥恨從受傷到現在,等的就是他,見到他來了,終於肯定了他心裡的想法。

項灝薩是在乎他的,不像表面的那般冷漠,他甚至可以不用去問東方翎昨日項灝薩是怎麼說的,因為他知道那只不過是他彆扭和自尊心之下,所表現出孻的違心感覺罷了。這讓他有些高興,傷口似乎也沒那麼痛了。

項灝薩不爽的推開他,「你在幹什麼?不是受傷了麼?為什麼沒有好好的躺在床上?」

衛驥恨壞壞的笑著,「當然是等在那邊賭你會不會來囉!」

項灝薩看了他一眼,而後撇開頭,「無聊!」這傢伙沒事受傷還在門邊等他,真的有夠無聊加欠打,不過要是把他打死了......

衛驥恨看著他,在他耳邊問著,「你在想什麼?想的這麼出神,對了......」衛驥恨的表情驟然一變,變成了嚴肅且擔憂的表情,「最近外頭不太平靜,你一個人要小心。」

『= =我又不是你。』項灝薩面無表情的在心裡想著。而後把他拖到床上,讓他躺著,幫他蓋上了被子。而後拉了張椅子,坐到他旁邊。這種一氣喝成的樣子,讓衛驥恨更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大手一撈,將他撈進了懷裡抱著他。項灝薩想掙開他,耳根已經發紅,可是衛驥恨天身帶有怪力,即使是項灝薩,也完全拿他沒辦法,掙扎宣告無效,人只能靜靜的窩在他的懷裡。

項灝薩撇開頭,剛好看到他右臂上的傷,這傷應該是東方翎口中的段崇樂所包紮的,包紮的還不錯,可是......衛驥恨並不是那種會輕易中招的人......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

「你中的毒,是什麼毒?」項灝薩看著他問著。

「七步斷魂釘囉......」衛驥恨微微笑的,似乎一點都不在意那毒的毒性有多強,反正他現在福大命大還躺在這裡就代表沒事。

「......你果然禍害遺千年,中了七步斷魂釘還活蹦亂跳......」項灝薩汗顏著,想著那可是用無影草、鶴頂紅的毒塗抹在釘上。再抹上豬油,由火臚烤過,毒性分毫不減的留在暗器之上,中招者,半刻鐘內一定死亡,死相恐佈......不過那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要用這麼殘酷的方法殺他......南耀王的身份粽然會引來各方殺機......

但衛驥恨並非一般人,能讓他中招的人很少,除非他自己粗心大意。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