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魔鏡,你是指這面帶著邪氣的鏡子麼?」雷京宇好奇的看著他,從包袱裡掏出一面黑色的銅鏡。

一看,赤燁的臉色更糟,赤龜也一臉不知所措,他們萬萬沒想到才正要出發,雷京宇就幫他們捅了一個這麼大的摟子。

「這面鏡子是上古魔器,會慢慢的吸食人類的靈魂和漸漸的破壞肉體,帶在身上久了,難免會影響身體的健康。」赤燁拿著魔鏡說著,一臉沉重,「你在哪裡拿到這面鏡子的?」

「在我娘的房裡,我見它帶著邪氣,放著不好就順手帶出來了,本來想找個時間跟你們說,沒想到先被你們發現了。」雷京宇苦笑著,他哪裡知道這面魔鏡有這麼大的破壞力。

赤燁點了點頭,臉上緩和了不少,「這點京宇做的很對,如果讓他繼續放在你娘親的房裡,或許她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雷京宇聞言,臉上大變暗叫好險,如果不是他臨行前有去拜別,或許他也不會發現那邊有面邪鏡,不過他前幾日進去時還沒有啊?怎麼會這樣?

看他蹙緊了眉,赤燁突然想到他幾日前在街道上發現的影魔,該不會是他神不知鬼不覺得進入雷府,將黑暗魔鏡放在雷夫人的房裡,如果是那樣,那就真的太危險了,所幸鏡子已經被拿出來了,影魔應該不會再對雷府下手。不過他可以感覺到鏡子裡面有生命的存在,這面鏡子除了可以吸食人類的靈魂和破壞肉體外,還可以封印體力較弱的靈魂。

該不會......

想了這麼多,他突然抓了抓頭,一臉頭痛的樣子。

雷京宇看他臉色多變,一下子蹙緊了眉、一下子所有所思、一下子似乎又感覺到了什麼變成臉色發青,就差點沒有驚跳起來。

正當他想問時,一旁的赤龜看向赤燁,「魔族的行動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快速和嚴重。」

「是啊,這也是始料未及的,如果不讓白浮和藍隱儘早出現,或許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赤燁臉色沉重的嘆了一口氣,特別是人世間的保護責任還在他們幾個身上,若是保護不力,可能五靈以後都不能當了。

汰舊換新的事不是沒有可能發生的。

見他們兩個臉色都不好,雷京宇一臉無所謂的笑笑,「不要表現的那麼凝重麼,事情總有辦法解決的,不是麼?」

見到他的笑容,原本凝重的氣氛似乎緩和了不少,就在這時,他們發現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年往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

雷京宇知道他是誰,於是微笑的迎了上去,「蒼鱗小王爺,這麼晚了怎麼一個人待在這裡?」

「哥哥說你們之中其中有一個人身上帶著邪氣,讓我來看看。」獨孤鱗微笑著看著他,「雷公子又為什麼一個人待在這裡?」才剛問完,他就藉著露出臉的月光,看到一旁還站了兩位公子,馬上就認出他們是誰,「咦,兩位大哥哥們不是前幾日去刑部書房找溫王爺幫你求勤的兩位麼?」

「是的,在下赤燁,很高興認識小公子。」
「我叫赤龜。」

「赤燁和赤龜麼?難道你們是兄弟,都姓赤?」

兩人聞言互看了一眼,赤燁朝赤龜點了點頭,兄弟相稱其實也沒什麼不好,見他同意後,赤龜才微笑著,「可以算吧?我和赤燁都是由上神所造,四聖守著八方,本來沒什麼兄弟,不過反正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要當兄弟也沒什麼不可,除了我和赤燁之外,還有白虎和青龍沒有出現。」

「哇!聽起來好厲害喔!兩位哥哥好,我叫獨孤鱗,在外面叫我君徹鱗就好,獨孤這個姓太顯眼了,我不想到處宣傳我是一個世子啊。」獨孤鱗一邊自我介紹一邊看著赤燁手中的黑暗魔鏡。

赤燁似乎察覺到他往手上的黑暗魔鏡看去,疑惑的看著他。正當他想問明細由時......

雷京宇見他們介紹的也介紹的差不多了,輕咳一聲把主題導了回來,「你哥哥是......?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是一向對你疼愛有加的南宮成汐吧?」

「是啊,哥哥貴為王爺,可是對於這種事卻相當的敏感,他說有就一定有。」雖然他本人是察覺不出來啦,無奈的在心裡對自己吐了個小舌頭。

赤燁和赤龜聞言,都覺得此人不簡單,人類之間可以像他這麼厲害的不多見,也因此兩人都對他極為佩服,點了點頭,「南宮公子說的沒錯,我們確實有一人帶著邪氣,不過邪氣的源頭卻是這面鏡子。」

「嗯!原來是面鏡子,請問一下這面鏡子可以住人麼?」獨孤鱗好奇的問著,如果可以住人那就頭痛了,還要想要怎麼把人帶出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