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燁臉色凝重的搖了搖頭,「這裡當然不能住人,而且住起來還會相當的不舒服,如果再不處理的話,在這裡面的靈魂就會魂飛魄散,再也沒有轉生的可能了。」

獨孤鱗愣了三秒,才問道:「你在嚇唬我的吧?」

「我當然沒有必要唬你。」赤燁的臉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可以感覺到這裡面有不只一條生命在裡面苦苦掙扎著。

雷京宇聞言,臉色也開始變的不好,不過他還是比較樂觀的,「那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嗎?」

「有,需要至少兩名武術或術法高強的人進去黑暗魔鏡裡將人救出來。」如果今天五靈都在場的話只要略施小法就可以將人救出來了,只可惜麒麟甚少問事;白浮八成是還在哪裡迷路;藍隱火燒不到他家他就打死也不管人世間的事......如此一來只能自己和赤龜冒險了。

「哦,那就好辦啦。」雷京宇開心的說著,不過赤燁卻看了看天和手上的魔鏡,「快天亮了,一旦天亮黑暗魔鏡就無法順利施法進入,所以如果要救人就要趁現在,至於進去的人選,我已經決定了,就我和赤龜進去吧!」

「等等,你們都進去那誰來施法,待在外面一定要有個術者吧。」雷京宇看了看赤燁,眼神堅定似乎不容反駁,「還是我跟赤龜進去就好,我相信以赤燁你的能力,一定可以支撐到我們回來為止。」

對於他的信任目光,赤燁也無法再反對,只能點了點頭,看向赤龜,「赤龜,進去之後務必把雷京宇看好,裡面的幻象對我們沒有用,但對他還是能造成一些精神打擊的。」

「嗯,我知道。」赤龜點了點頭,看向雷京宇囑咐著,「裡面或許有一些你不太想看到的幻象,那是黑暗魔鏡囚禁靈魂的陣法,千萬不要迷失了。」

「哦,我盡量。」他確實有幾個不太想面對的人......希望不會看到他們。

想他堂堂將軍府公子,會覺得頭痛的也只有他上面幾個長兄吧!

看他們似乎準備好了,獨孤鱗想了想,拿來一條白布,將赤龜和雷京宇的手綁在一起,輕輕道了聲:「以防萬一。」

赤燁微微笑著,在心裡誇獎獨孤鱗機靈,確實綁在一起會安全許多,而且如果術者跟武術者分的太遠反而會有點麻煩,至少雷京宇被迷惑時赤龜就無法即使做出處理。

接著他便施起了法,在一道紅光過後,雷京宇和赤龜已經進入了黑暗魔鏡內部。

四周全是數不清的黑色鏡子,一面連接一面,四面八方都是黑色的鏡子。不止如此,他們現在腳踏的是一面黑色鏡子的頂部,黑色的鏡子連接著整個空間,此時畫面正上印著雷京宇幼時被兄長們欺負的景致,當時的他只是按照往常一般在家裡中庭睡著午覺,卻被長兄和二哥聯合起來東踹一腳西踹一腳,他知道他們看他不順眼很久了,看著他搖了搖頭,把那些畫面甩掉。雷京宇又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而後才嘆了一口氣。

「這些鏡子很愛揭人傷疤啊。」雷京宇的聲音迴盪在整個空間裡。

「這是黑暗魔鏡的特殊能力,他的功用就是讓存在這個空間裡面的人迷思掉,千萬不要盯著看太久,否則很容易迷失掉。」說罷,他施了法,在不弄亂這個空間的原則下尋找著生人的氣息。

不過在這個空間裡面,似乎術法不怎麼管用,他們只移動了一小段空間,這讓赤龜感到有些意外,看來黑暗魔鏡的黑暗能量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大。

雷京宇看根本沒移動多少,不禁皺了皺眉,看了看赤龜,心想:或許這個空間有什麼禁止使用術法的保護屏障,只是不知道在哪裡?

而赤龜則是在軮逼個很現實的問題,該不會是他的術法在這個空間沒有效用?或者是因為他本身就慢,所以才會只移動一點點距離?

不過想了想,這樣的事情在原先的世界還有可能發生,在這個虛無的空間,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也因此,他也認為或許有人在從中搞鬼或者是施了什麼無法移動的術法,好來控制某個人的行動,但至少不是他們的行動。

會是誰呢?赤龜在心裡想著;另外,被關在這裡的又是誰呢?

雷京宇看了看四周,似乎發現在佐上方那面鏡子旁邊有一個奇怪的黑影,掏出自己藏在衣袖下的暗器,往上擲去,那黑影快速的一閃,很快就不見影子。

「看來那個黑影,就是造成讓赤龜無法使用術法的根本原因。」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

雷京宇微微笑著,不理會前面的鏡子正在上演母親死前說了些什麼,猶自往前走去,被他堅定的腳步以及頎長的身影走在前面赤龜突然覺得,自己的心裡似乎被放了一顆安定石,不管遇到什麼,雷京宇都會不受任何迷藏影響的走在前方,為他甚至是赤燁開路,眼神不覺之間,看他的眼神已經用一朋的朋友的信任目光轉為生死與共的友情目光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