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麻煩你了!」黯犽說著,而沙就用移動魔法,帶著大家一起去了。

因為絲琪菈在的房間內只有她一個,所以沙就帶著眾人直接在那裡現身。

不過之前在那個黑暗的空間,所出現的褐髮黑眼男人,又再度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這次的他神情不像之前的輕鬆,神色也有些不佳,可能是上級給的壓力,或者是其他原因,讓人感覺到他很不好......

至少身體方面和心靈方面,都有一定程度的疲倦......

「真是抱歉,這次我不能再讓你們離開了。」說罷,他便讀起了咒語,把每個人帶到另一個空間去了!

沙再度睜開雙眼時,是他躺在床上睡覺,感覺有人在喚他,但還看不清楚。

「沙,醒醒。」

他感到對方輕推了他,好奇地看看看是誰。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清楚。上方的那個人,是連恩,正對他笑著。

「太好了,你總算醒了。」

「......父親?」沙問著,覺得連恩的反應讓他不適應。然而一說話,他才發現自己好像變小了?變回幼年的模樣?

「是呀,你高燒燒了好幾天呢,總算沒事了,真是讓人鬆了口氣。下次可千萬不要再亂淋雨了!」說罷,連恩便將他抱在懷裡。

「嗯......」沙點點頭,乖乖地窩在連恩懷中。

這是夢嗎?

黯犽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手刃了自己的父親和爺爺,看著他們最後殘喘的看著他,一臉不甘,可是他卻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好痛苦,一點都沒有放鬆的感覺,再回頭看瀅和希恩,兩個人也是倒在血泊中......

而他自己也是全身都是血,半倒在地上。

他慢慢的爬向了瀅,抱著他。

希恩張開眼睛後,發現他自己是個只有五歲的小孩,一旁還坐著小黯犽,對他笑著。見狀,他也露出微笑。

此時,他卻看到利恩走了過來,笑著抱起小黯犽,然後蹲在自己面前,摸了摸他的頭,道:「快回去吧,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回到屬於你的世界。」利恩指著希恩身後的地方。

希恩回頭,發現那是個有光的地方,結果還來不及說任何話,就被一把推出去,他也因而回到了原本的世界,還跌得很慘......

黯犽爬向瀅時,發現那只不過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這不是我的瀅,那也不是希恩......那兩人更不是父親和爺爺......」當下,他鬆了一口氣,看到後面有一扇門,他艱難的爬了過去。

「痛死我了......蠢哥哥不會用講的呀?很痛的說......」希恩揉著撞痛的膝蓋,抱怨地說著。

嘆了口氣,他爬起來,然後看看除了絲琪菈外是否有人在。

而後他也發現所有人裡面就屬於黯犽最不對勁,只見他現在全身都是冷汗,似乎非常的痛苦。

見狀,他走了過去,推推黯犽又拍拍黯犽的臉,希望能喚回他的意識。

而黯犽也正好在此時爬向光的地方,恢復了意識。

「希恩......」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他微笑的想著。

而瀅在幻覺中則是什麼都沒有看到,周圍全部都是黑暗,沒有一絲光明,而且很冷,他覺得自己彷彿要被那片黑暗吞噬掉了,漸漸連自己的形體都要看不見......

爬了起來,轉頭看向瀅,「瀅還沒醒過來啊......」他走了過去抱著他,「不知道他看到了什麼......」

「沙?醒醒!」希恩也正搖晃著沙的身體,又拍了拍他的臉,試圖喚醒他。

「瀅醒醒,該起床了!天亮了!」黯犽叫著他,拍了拍他的臉。

幻覺中的瀅,視線越來越暗,他的身體的情況也越來越不妙。

見他沒有任何反應,他冒起險來,對他施了光系魔法,『招魂術!』

暗之子根本不能使用光系魔法,那會要去了他半條命,雖然只是一個招魂術,可是他卻用的相當吃力,魔法也險些失敗,全身冷汗更多,他顫抖著,感覺全身都要沒力氣了,不過還是一臉擔憂的看著瀅......

但他的努力是有成果的,只見瀅的雙眼眨呀眨的,慢慢睜開,清醒過來。

黯犽笑了笑,而後便昏過去了。

見狀,瀅慌張的將他抱住,緊張的看他怎麼了。

卻發現他神色蒼白,而且冷汗不止。

此時絲琪菈正好醒了過來,看了看四周,「唔......你們都在啊?」

醒著的兩人目前都較為關心剛暈過去的黯犽,所以直到她說話,兩人才對她投以目光。

這個時候,沙也清醒過來,坐起身子,環顧四周的情況。

絲琪菈也將目光放在黯犽身上,她想了想,「犽是不是有用光系魔法啊?」

「廢話,那小子蠢死了!」夜狼的聲音傳來。

「......黯犽哥怎麼了嗎?」還未搞清楚狀況的沙問道,轉頭望向黯犽所在的方向。

「其實也沒什麼,就跟你之前一樣罷了,附帶一、兩天無法使用魔法。」夜狼解釋著,而後嘆了一口氣,「反正這幾天是我在使用身體,小沙沙要小心了。」他壞笑的說著。

「喔喔?」可是他看起來倒在瀅懷中,沒什麼力氣,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呀?沙在心裡如此想著。

「我都忘了要爬起來。」夜狼動了一下,用比平常還要多的力氣才爬了起來,「果然比平時難用。」

見狀,一旁的瀅和希恩都分別拉了他一把,以免他跌倒了。

夜狼感激的看著他們,「現在該怎麼辦,人救到了,該回去了嗎?」

「先回去好了,待在這邊很危險,所以還得請小絲稍微忍一忍。」沙說著。
絲琪菈點了點頭,「沒關係,先回去吧。」

此時屬於夜狼的魔力也順利的流進了黯犽的身體裡,這也讓他不會再那麼難受,行動上算是沒有問題了。

畢竟魔力被耗光的是黯犽可不是他,他總不能一直被扶著。

正當沙要帶著眾人移動時,剛剛那群人殺了上來,阻止他們離開。

那些人的魔力高強,紛紛使用禁咒魔法,讓對方無法順利使用魔法,又用著火箭術,阻止他們離開,見狀,絲琪菈用著替身人偶,變出了幾個小木偶木偶雖小,但卻有一定程度的阻擋能力,可以幫他們爭取時間......

見狀,沙使了一道魔法讓整個房間一瞬間全都是光,讓所有人全睜不開眼,同時也帶著眾人用移動魔法回龍族王宮。

那個人見狀,憑著感覺追了上去,拉住了沙,並且讓他無法再度使用魔法,而後帶著他離開了那裡。

沙雖被帶走了又無法使用魔法,但並不代表他不會反抗。他抽出佩劍,劃開了兩人間的距離。

而那個人則是隔了一段距離,用著看不見的鐵絲,阻止他的行動,「你再動的話,等一下流血我可不管。」

「你是誰?想做什麼?」沙一邊問著,一邊感覺著鐵絲的所在,準備將它砍斷。

「他很中意你,希望你可以成為他的屬下,至於我是誰不重要。」他笑的說著,「哦......我忘了說了,那些鐵絲都帶著高等的雷系電流,勸你不要亂動比較好。」

「......我拒絕,我要回去找我的家人和朋友。」沙面無表情地說著。

「那我將會用強硬的手段讓你同意。」那人說著,一樣面無表情。

「那也無所謂,我不會同意的,我不可能幫你們去對付我的親友,就算我死了也一樣。」沙的語氣相當堅定,也相當冷漠。

「那麼,下一個目標會是黯犽。」他說完,便放開了他,讓他回去。
「你!罷了,帶我去見你口中的『他』吧!」沙收起了劍,冷冷地說著。

「你現在要去,我反而不想帶你去了。」那人笑著,將他送回龍族皇宮。

沙回去後,將此事告訴眾人,提議請烈特爾來接黯犽,然後一直看著黯犽。

而夜狼被他看著渾身不自在,「別一直看著我!不過你沒事真的太好了。」給他一個大大的笑容,在心裡則是鬆了口氣。

「等烈特爾叔叔來時,盯著你的人就不是我了。」沙無奈地說著。

「可是我並不想被烈特爾盯,如果是你的話......」夜狼笑著,一把將他抱在懷裡,「不會有事的,至少在龍族還有龍王和那兩位公爵在,再說......也還有你啊。」

「我剛自己都被捉了,哪有辦法保護你?」沙汗顏著,覺得剛剛那事讓他不太高興,雖然他其實沒有真的生氣。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