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用如影隨形此類的術法麼?」雷京宇看著赤龜問著。

「嗯!我試試看。」赤龜喃喃的唸了幾句咒語,隨即一道黑影跟了過去,不論那道黑影到哪,它就跟到哪,久而久之,黑影似乎也煩了,漸漸表現出疲累的樣子,就在這個時候,雷京宇的飛鑣再度射了過去,打中了那個黑影。

黑影吃痛的唉了一聲,漸漸現出了原形來,可是原形卻是一個黑色及地長髮,年紀約五、六歲的小孩子,見到這種情況,雷京宇和赤龜都呆住了。

這名小孩眼瞳清澄如同赤子一般,不可能是那種會做亂的人。

但很明顯的這個空間會無法使用術法,也是因為這小小孩所引起的。赤龜想了想,走了上前;當然因為他和雷京宇的手綁在一起,自然雷京宇也跟著被拉了過去,雷京宇見赤龜似乎有話想跟小孩說,於是待在一旁警戒著,並沒有做出任何舉動,但也沒有放鬆下來。

「小弟弟,你怎麼會在這裡?」

黑髮男童呆呆的看著他,而後也警戒了起來。

「不用怕,告訴大哥哥,你是不是被黑暗魔鏡吸進來的人?」

小孩想了想搖了搖頭,只是退後了幾步,眼睛似乎看到了什麼,瑟瑟發抖著。

看他這麼害怕的樣子,他們可以肯定這名小孩並不是敵人,可是要怎麼將他的心防打開就是另一大難題了。

最好的辦法嘔是想清楚瞭解這名小孩發生過什麼事。

雷京宇往他所看去的方向瞄過去,前面一個特大的鏡子裡演的,是幾個形象醜陋的男人,正包圍著一名黑髮的青少年,講他架住拖走。而後估計是那名黑髮青少年的朋友,急忙的跑上去,一拳打飛了那些架走黑髮青少年的人。可是卻因為同伴受傷,有個人趁機跑回去找來他們的老大。
那是個形象更加醜陋,如同野狼一般的人,他身形高大,有如狼一般的眼神看著兩個獵物,那眼神在看到了兩個可口的獵物的時候,出現了嗜血嗜淫的笑容,那笑讓黑髮青少年和他的友人有些毛骨悚然。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可想而知,而那個半人半獸的大概是所謂的低等魔族吧?

而那名黑髮青少年怎麼看,都與眼前的小孩差不多,差的只差在身高和模樣的成長罷了。

難道......

雷京宇脫下了外袍,抱住了小孩,將自己的外袍罩在他的頭上,「不要看了!事情都發生了,你光著逃避也解決不了事情吧!」

小孩被黑暗包住,更加的害怕,喃喃唸著:「......擎,不要這麼傻,為什麼要代替我。」

此時另一個黑影似乎聽到他說的話,緩緩的從黑暗中走了出來,那是一個一頭深褐色及肩長髮,大概三、四歲的小孩,跟方才雷京宇所看到的另一個青少年極為相似。

雖然少年遇到極糟糕的事,可是他還是看著雷京宇懷中所抱的小孩,因為他知道他現在被衣服包住,看不到他。

否則他應該會無地自容吧......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被做那種事,更糟糕的是後來還覺得極為舒服。

所以他不敢見南宮夜澄;也因此,後來他所在意的人反而傷的越深。在深深自責後以為自己被厭惡了。

所以被黑暗魔鏡給吸了進去。而後因為自己被狠狠的蹂躪之後還覺得舒服而無地自容後,又刻意與南宮夜澄保持距離,也因為這樣,在察覺到南宮夜澄失蹤了好幾天以後,也被黑暗魔鏡給吸了進去,久而久之......在這個滿是『魔』鏡裡的地方,越看越難受,也越來越無法原諒自己。

雷京宇示抱起了小孩,與赤龜走向他,赤龜也脫下自己的外衣而後抱起他,用靈識示意外面的赤燁可以引導他們出去了。

至於剩下來的問題,等他們回去後再處理。

畢竟這裡實在不是久留之地。

出去之後,雷京宇發現那兩個小孩並沒有跟著出來,於是他很緊張的問著赤燁怎麼會這樣!?

赤燁凝神感應了一下黑暗魔鏡,「這兩個人已不在黑暗魔鏡裡,可是也不知道現在肉體在何處,故無法跟著我們,只能一路上找找看了。」

「是這樣呀,可是他們的精神狀況還不太穩,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事。」雷京宇嘆了一口氣,他不是為兩人擔心,而是感歎自己的從容都消失殆盡了。

另外,像這樣只能依靠赤燁和赤龜的力量,也讓他覺得自己很不足。藍龍鉛可以變化形體,跟他這種只會用武不會用術法還是差很多呀!這樣他以後該怎麼保護赤燁他們呢!

赤燁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拍了拍雷京宇的肩,「既然是同伴,就應該相信我們。」

赤龜點了點頭,同意赤燁的說法,「術業有專功嘛,京宇就不用太在意這種事情了。」

聽到他們的對話,一旁的獨孤鱗走回了車廂前,跟裡面的人說了幾句話,而後又走了回來,神情認真而誠懇的說著:

「我們要去西南方有重要的事要辦,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三位公子和裡面的姑娘可以幫助我們,幫我們找一下有沒有那兩個人的消息,他們一個是南宮皇朝的王爺──南宮夜澄;一個是他的貼身侍衛。如果這兩個人就這樣不見或被殺了,將會動搖南宮皇朝的國本,疼愛弟弟的南宮傲天,也就是我表哥,一定會動用所有的力量找回他們,或替他報仇,因此,這件事很重要,可以拜託你們麼?」

因為弟弟被殺就會出動大量的軍隊,為弟弟報仇!?這個皇帝肯定有嚴重的戀弟情節,不過這件事的確很重要,不用獨孤鱗拜託他也會去做的,於是他點了點頭,「我們也是一路往南方而去,希望藉時會遇上你們,有任何消息我會通知你們!放心吧。」

「謝謝,各位的大恩大德,我記下了,之後有機會,本世子一定會回報你們的!」

「......嗯。」見他瞬間抬出世子的架子,就知道這個回報他們不需要也得收,唉......真不知道該如何說說這名少年,不過對於車廂內的人他一直都很好奇,不知道是誰?

不過以後還有相見的機會,想了想,他拱手道:「那麼在下就此謝過了,將來有機會,就算公子不想幫忙,也得幫忙呢!」

「呵呵,那到時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如果有需要請盡量提出。」獨孤鱗微笑著,高興於雷京宇的快人快語,的確這事事關重大,雷京宇不肯接受這份任務的話,那他和表哥勢必得東奔西走,到時跟在西南方等待的諾天表哥就會更晚會合了,還有剷除魔物的任務啊!

此時太陽已經緩緩升起,雷京宇看著人群漸漸的湧出,知道暫時離別的時間到了,他微笑著,「唉呀!不知不覺天都亮了,該起程了,對了......小滿怎麼都沒有動靜,該不會睡死了吧?」

「哼哼!小滿才沒有睡死了,只是覺得這個時候安靜比較好,畢竟小赧也幫不上任何忙啊!如果菩薩可以賜給小滿一些能力或力量的話,小滿一定會很感激菩薩的!就算從此皈依佛門也沒有怨言!」

瞧她三句不離謝佛,雷京宇大感頭痛,所以決定不理她,轉身面對獨孤鱗,「那麼就此告別了,有緣自會相見。」

「嗯,就此告辭,希望將來見面的那一天可以盡快到來,待我和哥哥處理完事,一定會與雷公子你們會合的!」獨孤鱗微笑著說著,「對了,下次見面的時候,請喚我君徹鱗教好。」

「瞭解了,那麼告辭了。」

「告辭!」

看著他走近自己所屬的那輛車廂後,雷京宇也不再擔誤時間,轉身看著赤燁和赤龜,「兩位可以上車跟小滿坐,裡面空間還蠻大的,駕車交給我就好。」

「不,男女有別怎麼可以共處一車?我跟赤龜就用術法跟在你們後面吧!」
「這倒也是,是我疏忽了,那麼我要開始起程了,赤燁和赤龜就請驗吧!」

兩人點了點頭,開始唸起咒文來,赤燁瞬間變成一隻火鳳凰的雛體,赤龜則是變成一隻青綠色的烏龜,因為烏龜行動緩慢,所以他又加了風系術法『風影行走』的術法,而後兩人二靈,正式踏上了他們的旅程。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