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陵的微笑有點不自然,看了看他們,「洛,你身為王子,破壞門實在是極為不優雅的舉止。」

萊因洛斯微微笑著,「可是我不覺得保護自己的妹妹有什麼不優雅的,更何況我也不覺得自己需要優雅。」

子陵看著保護過度的哥哥,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才又看著他,「我們什麼事也沒有,倒是給你嚇出一身冷汗了。」

「是呀,哥哥,子陵是正人君子,不會對我做出什麼事來的。」沁看著萊因洛斯說著。

子陵一邊微笑一邊點著頭,在心裡加上一句:就算想做些什麼,也不會選在這種煞風景的地方......搞不好在刑場上擺上一張桌子,上面插了些可愛的紅玫瑰,在親自做一些可口的料理,都比在這裡做些什麼要風雅許多,前提是沁有膽量跟他玩這種遊戲。

不過沁並非常人,又是公主,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早就見識過了,自然不怕這些遊戲,更何晃子陵還在身邊,雖然王子與公主的戲碼一向都是王子保護公主的,但有時反過來也不錯。

萊因洛斯看他們真的沒什麼,才鬆了一口氣,不過還是在離去前用眼神警告子陵:不准對我妹妹亂來。

在一旁的嵐凌和尤莉瑪蓮都掩嘴輕笑著,當然這絕逃不出萊因洛斯等人的耳裡,萊因洛斯瞬間恢復成一貫的笑容,好奇的問著:「嵐凌小姐和尤莉瑪蓮小姐在笑什麼?」

「呵呵,也沒什麼,我覺得哈唯都沒有萊因洛斯你方才恐怖就是了。」

「是呀,殺人的氣勢都展現出來了,唉......子陵也真可憐,無端端的闖入了這個世界,還要被這般對待,真是太慘了......不過我可不會同情他,旅行至今,沁已經是我的好姐妹了,所以我心裡當然是幫沁的。」

前面說話的是嵐凌,她方才見萊因洛斯撞開門後,有如羅剎一般,尤其是最後瞪著子陵的表情時那額頭上陰霾和兩眼發光的樣子,真是恐怖極了,或許連未曾謀面的大陸前黑暗魔導師都要恐怖多了;後者自然是尤莉瑪蓮了,她雖然平常嬌縱任性,卻非常的為朋友著想,想想這幾乎一整年的相處,那種友誼不想而知。

聽兩位小姐都這麼說,萊因洛斯汗顏著,真的有那麼恐怖嗎?

轉頭看向櫻,櫻只是微微笑著看著他,「櫻並不覺得恐怖,覺得洛很帥,而且保護妹妹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聽到自己喜歡的女子說這樣的話,是男人都會感到欣慰,誰都不希望自己喜歡的人害怕自己,所以萊因洛斯展現了一股超迷人的微笑,「謝謝你,櫻。」

看到他們那麼相親相愛,一旁的嵐凌和尤莉瑪蓮都有些尷尬,轉頭看向在後方的藤封瀾,只見他的狀況也沒有子陵好,噗一聲笑了出來,連雨緋都覺得慘不忍賭,可是牠雖然是母鳳凰卻沒有真正動手自己穿衣服過,所以把求救的眼神轉向嵐凌等人。

「我去好了,這樣也不會有破壞門的事了。」嵐凌微笑著,不過藤封瀾卻覺得嵐凌去的話危險的就是他了,連忙搖搖頭,看向尤莉瑪蓮和櫻。

不過尤莉瑪蓮卻一臉看好戲的看向藤封瀾,也不上前,而櫻則是猶豫著看著洛,不知道自己去了,會不會又有一扇門壞了。

見一個人在看好戲;一個人在猶豫,藤封瀾嘆了一口氣。

在他嘆氣的時候,他已經被嵐凌給拖進艙房裡了,船艙裡傳來了不要啊的叫喊聲,不過沒過多久就停止了。

等他出來之後,已經是完全變了個樣子,衣服不但穿的整整齊齊,頭上還用一條紫色的緞帶給綁了起來。雖然嵐凌曾經想幫他綁粉紅色的緞帶,可是那聲不要啊──太淒厲了,所以她也放棄了,至於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嵐凌和藤封瀾一逕表示沒有。

再加上本來的氣質就非常不錯,施上點薄粉和口紅的話,更是美豔氣質高雅動人。

一時之間,幾乎所有人都看呆了。

尤莉瑪蓮首先調侃的說著,「唉呀,這真的是藤封瀾嗎?還是藤封瀾有個雙生姐妹,真是太美麗了。」

「嗯,真的很美。」櫻點了點頭,臉上出現了不明的紅暈。

連萊因洛斯都有一瞬間的看呆。

「唉呀!看你們這樣誇獎我會不好意思啦,這妝都是我畫的呢,當然藤封瀾天生麗質也是成功的一大原因,呵呵。」嵐凌看向藤封瀾也非常的滿意,不過身為男人的藤封瀾可是一點都不開心。

不過他告訴自己要忍,尤其是對各位女人們生氣就太失禮了。

就在這個時候,子陵跟著沁走了出來,眾人又轉頭望向那個方向,只見子陵頭上綁了個公主頭用沁的珠釵髮飾別於頭上,配上一身連身銀色長裙,臉上也是略施薄粉,粉色的口紅塗抹於唇上,感覺清麗明豔也不失為一個美女。

一時之間,所有的人都有些看呆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