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先是洗了個手,而後才開始吃著,雖然很餓,不過還是保持著該有的形象,舉止雖然不算優雅,但也不到狼吞虎嚥的地步,只是吃著,而後開始觀察起周邊的一切。 

見他這般行為,戚家的人以及擎瀅都覺得此人禮儀還算不錯,大概也是出生中等以上的家族之類的吧?然而落魄成這般,應是發生了不好的事。

「不好意思在這裡打擾,等我吃過飯之後就會走了,將來有機會的話再登門道謝。」男子用著沙啞的聲音說了,似乎是太久沒喝水的關係,臉上還是保持著笑容,一點也看不出來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能保持笑容的原因。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該不該開口詢問他的家裡狀況?

「呃......小受......咳咳咳!這位公子,您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需要我們幫忙麼?」橙華笑問著說。

「不不不,我好歹也該算是個小攻才對。」笑了笑之後,他頓了一下,沉默了一會,「不用了,謝謝各位的好意。」

「喔......」眾人點點頭,不知道是因為橙華與男子的對話而無言,還是不知道該不該再問是否要幫他忙?

這時的男子──東宇飄恆則是已經吃完了飯,站了起身,跟眾人行了一揖,而後準備要離開,就在他離開之前發現了擎,眼中閃過了一絲複雜的神情,「那麼謝謝各位的招待,在下先告辭了。」

擎瀅見狀,露出了不解的神情,猶豫了一下,他連忙喚住他,問道:「這位公子那般望著在下,有什麼事麼?」

「啊,沒有,這種事不用太在意。」笑的像陽光般的笑容的底下,其實是相當的冰冷,只是外表完全看不出來。

「是麼?」擺明不相信的語氣,因為擎瀅明確地感受到男子笑容下的冰冷。

不僅是他,乘風等人也都感覺到這絲陰冷,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僵硬。

「是啊,王爺不是還得去救祈龍國君麼?」身為東宇家的么子,他在那場滅門案中僥倖的存活了下來,但沒有人知道他之後的生活是怎麼過的,當時僅四歲的他一面過著乞討的生活一邊流浪,還差點被抓去妓院賣了,就這樣子不知道過了多久,當他意識到時,自己已經走到了祈龍的國境。

「......你知道我是誰?還知道我要做什麼?」問話的同時,擎瀅已經拔出佩劍,一下子劍拔弩張,變得緊張起來。

同一時間,乘風也持續警戒,將妹妹們護於身後,以防萬一。

「我當然知道,外面其實已經鬧的沸沸揚揚了,當然那是在私底下你們所看不見的地方,路上行討的人其實已經接到了許多消息,至於我為什麼會知道閣下的身份,那也是有原因的……」

「唔......那些笨蛋!」擎瀅忍不住啐道,想著明明是命令要小心不要洩露出去,居然會鬧到連一般平民都知道?這還得了?不會造成恐慌以及一些蠢動才奇怪!

「人多口雜就是這樣,即使是在皇城前也有乞討的人,這種事很簡單就會流傳開來,再加上軍隊大肆的搜索,已經有不少人知道,現在在皇宮裡的王已經不見了蹤影。」東宇飄恆說著,「另外還有許多事在你們沒發現時已經悄悄的在行動了……」

「......你並不是一般的人吧?」擎瀅問著,在一瞬間恢復冷靜,腦袋也再次清楚起來。

能知道這麼多事,相信一定有某種程度的關連才對,不可能只是一個一般的乞討人。況且,他的舉止也不像。

「是啊,不過現在說這些又有何用呢?」就算出身再高,在父親被奸人陷害,淪為階下囚進而處斬之後,現在的他也只是一介平民罷了。

「......確實是沒有什麼用,但以你這般的頭腦,我想你應該能為朝廷效力。」擎瀅答道,一邊將佩劍收回鞘中。

「我拒絕。」看著他一眼後往外走去,「不過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盡量利用我的情報網無妨……就算再落魄,我也會靠自己的雙手,打出一片屬於我的天空。」

聽到後面的話,擎瀅露出了些許讚賞的目光,不禁輕輕微笑起來,道:「倘若你改變心意,請一定要告訴我。」他自然不會知曉自己祖父那代對此人家族的迫害,只是惜才罷了。

同一時間,看著兩人對話的橙華眼睛發出莫名的光線,閃亮亮的,一旁的乘風則是汗顏著,不著聲色地拉了她一把,示意她不要擺明自己一直用腐女的眼光去看別人......

「不用了,此時的我只想過安定的生活,再說官場惡鬥,光是有頭腦是沒用的,而此時的我尚未習得任何的武功,別人要砍我的話我連逃的力氣都沒有。」說完之後,他已經消失在院子裡,走往了大街上。

「真是可惜吶......」這樣的話語溢出了擎瀅的口中,只見他苦笑著,似乎有些無奈。

「對了,忘了告訴你,不歸山的山路險要,一切要多加小心,馬匹大概無法上去,一切也只能靠自己。」

「嗯,我知道。」不然怎麼會叫不歸山呢?擎瀅在內心如此想道,不過他有不錯的輕功所以應是不要緊。

「那麼有必要的話再到城橋下找我吧……」

此時的男子坐在崖邊坐著坐著,居然就躺著睡著了,也因此夜兔正好可以趁這個時候想辦法下山,只是還沒行動就被一道看不見的結界給彈了回來。

摔的牠頭暈目眩,整隻趴倒在地上。就在這時擎也準備的差不多,是該往不歸山的方向前進。

擎是獨自一人上路的,因為他不願拖累別人,所以就決定自行出發。

騎著馬過了一個城鎮,他改走往山區,但就在進入山區時,他的馬卻踩到了一隻狼的尾巴,隨即馬開始躁動。

不過隨後他將那匹狼給馴服,帶著一起走。他以前就有想過要養一隻猛獸當寵物,既然對象自己送上門來,他就「收下了」。

「喂喂,幹嘛抱著本大爺走?本大爺還要睡覺呢!」這段話從狼的口中說出,尾巴不高興的翹的高高的瞪著擎。

「......會講話耶?真有趣。」擎瀅笑道,摸了摸狼身上的毛,蹭了兩下,想著這下旅途應該會變得很有趣吧?

「幹嘛蹭我,這麼想被我撲倒?」夜狼說著,看著擎,「不過不行,你不是我要等的人……」

「喔喔?有主人了啊?那就沒辦法了......」擎瀅苦笑道,一邊下了馬,準備把懷中的狼給放走。

「不是有主人,只是我生下來就是為了要等某個人尋來的……不過他尋來的機率卻非常的低。」狼說著,而後又蹭了蹭擎,這次他改蹭較敏感的地方。

「這樣呀?那你要好好加油。」擎瀅摸了摸狼的頭,笑了笑,準備再爬回馬上,繼續剩餘路程。

不過狼卻跟在馬後,追著他跑著,但卻掉到了獵人所設下的陷阱,被一個網子網住,吊在了半空中。

見狀,擎瀅汗顏地停下馬,很快地一躍而下,用輕功上去幫忙夜狼下來。

「謝謝。」夜狼說著,而後蹭到了他的懷裡。

「那你是要跟我一起?」看牠這行動,擎瀅好奇地問著。

夜狼點了點頭,「是你先來招惹本大爺的,所以你要負責本大爺的安全……」

「......呃?可是我之後會很危險耶......」雖然到時他會想辦法要別人照顧牠啦~

「不要緊的,帶著本大爺走吧。」夜狼蹭了蹭擎,而後搖了搖狼尾。

「喔......」擎瀅只好又抱起牠,然後再度爬回馬上,繼續前進。

不過走了約莫半個時辰,他便發現前面沒路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絕峭的陡壁,似乎是要往上攀爬才有可能到達他的目的地。

見狀,他下了馬,揹起行囊同時也抱下夜狼,而後拍拍自己的愛馬,要牠自己找個地方去。接著,他也同樣要夜狼自己去晃晃。

不過夜狼卻在此時從小隻的型態變成大隻的,將擎揹在身後就往上躍去,雖然很陡,但牠爬起來卻毫不費力。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