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瀅應著,他並不清楚夜澄的想法,不知道將會去到一個他根本不願意停留的地方,儘管他明白夜澄非常珍惜那個地方亦然。

即便逝去的對方是自己一位有血緣關係的叔叔,但站在情敵立場,他是不可能想到那兒去的。

只是夜澄失去了對擎的記憶,要不然也會顧慮到擎的心情而改往別的地方走,此時的他並不知道,自己本來想要悠悠哉哉慢慢前進,最後會變成被人追殺,不得不逃往山區,改往南道而行,但幸好跟他想去的地方也一樣,沒有差別。

當然這時的他也太過低估擎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要是他此時能明白自己的心,也就不會讓擎覺得難受了。

結束這段談話之後,擎瀅便喚來小二點了一些夜澄會喜歡的食物,同時也要他們拿來熱水,讓夜澄得以稍作梳洗和更換衣物,這樣會比較舒服。

夜澄微微笑著,問著擎,「擎瀅要一起梳洗麼?」說這句話時他的兔耳微微的變灰了一點,帶了點壞笑說著。

「如果您要我為您刷背的話。」認真的眼神,顯然是誤解了夜澄的意思,擎瀅認為夜澄是要他執行過去近侍的工作。

「請叫我小夜。」夜嘆了一口氣說著,而後看著他,「並非那種意思,我的意思是……」說著說著他的臉紅了起來。

只見擎瀅已經準備妥當,無論是夜的換洗衣物還是毛巾等等的,一下子就弄好,正一臉疑惑地望著夜澄。

而當他在看著夜澄之時,夜澄正在研究那個浴桶是否可以容納下兩個人,「嗯……因該勉強可以擠的下兩個人,還好自己和擎都蠻瘦的。」

就在他回頭時才發現擎正一臉疑惑的望著他,「我的意思不是刷背,是像情侶間的那種……」越說越小聲。

聞言,擎瀅眼中閃過了一絲訝異,而後又露出笑容,搖頭道:「對不起,在我心中有個很重要的人,他忘了我,而我也決定讓他重新愛上我。所以,在我得到結果之前,我不能同你一起沐浴。」

「擎瀅已經有喜歡的人了麼?」苦笑著,夜有點失落的垂下耳,而後也不再勉強擎,自己寬衣解帶,便要下去梳洗。

擎瀅見狀,立刻幫他接過衣物,而後輕道:「是的,我一直......一直一直都很喜歡他,就算為他付出生命,我想我一定也不會後悔。只是......他將我當成哥哥......一開始對此我是很開心的,因為自己多了個弟弟,但是後來......啊啊!我語無倫次了對不起。」他露出苦笑。

「……我真的很羨慕那個人,有個人為他付出至此,就算原本是哥哥,但到後來也會被打動吧,希望那個人能夠盡快瞭解到你的心,愛上你這樣的人,真的是好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呢。」夜微笑著,但心裡卻酸酸的,不知道為什麼?

「呵呵,我也很希望如此。」擎瀅淡笑著,將夜澄換掉的衣物放至一個桶子內,打算等等讓小二拿下去洗。

「如果那個人到最後沒有選擇你,擎瀅願意成為我的王妃麼?」夜看著他,將腳跨入了熱水之中,整個人泡在了水裡。

「我想......現階段完全不可能......」現在無論是彼此的心意還是其他必須顧慮到的事,他們都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更別說當什麼王妃了。

「是這樣麼,沒關係,我可以慢慢等的。」夜微微笑著,而後將濕漉漉的頭髮弄起來,擱在木桶之上,而後很舒服的泡著,只有在這樣的熱水裡,他才感覺不到寒冷,只是水也很快就冷了……

擎瀅沒再說話,只是默默地等夜澄泡好,手中拿著乾淨的衣物。

過了一會,夜梳洗完了之後,便問著擎是否要到街上去走一走?只是他身上一毛錢也沒有,真是傷腦筋……

擎瀅見他的樣子便知道他是在擔心什麼,於是便笑著將一些錢拿給他,讓他做為零用錢來花用。

「不用了,這個還是留著當之後的旅費好了。」夜搖著頭,他也可以什麼都不買,就只是到街上逛逛。

「不要緊的,反正那也是國庫來的錢,也就是你的錢。」擎瀅說著,還是將一些錢交到夜澄手上。

不過夜澄從來沒有花過國庫裡的錢,他很清楚這筆錢是拿來建設用的,錢也是來自於老百姓,所以他就算要花,也是花他這幾年的積蓄,在暗地裡他也做了一些投資,所以私底下的財富累積了不少,但此時此刻他也不得借來用一下。

「謝謝擎,這筆錢我會歸還的。」夜笑著接過了錢,而後問他要不要一起去。

然而那其實也不是建設用的錢,那是由國庫撥下來的--擎瀅的薪水,只是他為了要讓夜澄收下,才會對他那麼說,但沒想到結果還是一樣。

對於夜澄的話,擎瀅不再多說什麼,只是點點頭,說要跟著一同去。

「那我們走吧……」夜微微笑著,就要往外走之際,突然一把箭射了進來,他連忙閃了開來,同一時間,擎也拉著他往外走去。

「小心!」擎瀅以身體護住夜澄,以防萬一。

接著對方似乎不打算在此引起太大的騷動,稍微做了點警告就離開了,這讓夜澄感到很疑惑,自己是否在近日得罪了哪個國家?想來想去,最有可能的還是自己朝中的那些大臣,他很清楚,自己這麼年輕就坐上帝位,有許多人不滿,特別是自己又特別愛護著從赫連過來的栩泉他們,也因此對他不滿的人越來越多……

擎瀅見對方離去,微微地鬆了口氣,本想追過去的,但因為顧慮到安危,不願讓夜澄一人待著,所以他沒有追過去,而是留在夜澄的身邊。

夜澄嘆了一口氣,覺得還是留在客棧內會安全的許多,雖然自己並不怕那些人,可是顧慮到了擎瀅,所以他打算留著,於是便問擎要不要下棋?

擎瀅搖搖頭,反問他不是要上街?

「不知道對方已經走了多遠,我想還是暫時留在客棧會比較安全,以免殃及無辜。」

「嗯。」擎瀅點了點頭,而後便將房門關上,開始替夜澄泡熱茶。他明白他的身子不好,所以飲用熱茶總是好的。

「擎瀅真的很會照顧人呢。」夜有感而發的說著。

「因為照顧人正是我的工作。」擎瀅淡淡地回答著,沒有什麼特殊的表情。

「其實你不需要這樣的,偶而也可以讓我照顧你。」夜微笑著,他最喜歡的就是照顧別人了,特別是喜歡的人這會讓他感到很幸福。

聞言,擎瀅漾起了一個笑容,輕撫夜澄的頭,道:「......你若是能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勉強自己、不要工作過度,對我來說就算是照顧我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