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誰?」臣疑惑的問著,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她,他想,大概是此地的祭司一職的人?

而翟秋此時正微笑的坐在一邊,看來微笑是他的本性,動不動就愛微笑,並非跟之後的事完全有關?

那女人向翟秋拋了一個媚眼,而翟秋一樣微笑著回應他,轉頭回答臣的問題,「我是本地的祭司,因為本地突然闖進了不少非這個時代的人,所以想請你們協助調查……」

翟秋皺了皺眉,「調查?我想不需要吧?而且我覺得如果你們有空調查我們,不如去調查時空洞……」

那女人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提議,只是微笑著,說這不是她的工作,她的工作只是協助無故闖入這個世界的人辦理一些手緒,他們也需要這些手續才能在此找工作。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她在他們身上感覺到了不小的力量,這也是必需調查的原因,因為他們必需瞭解,翟秋等人究竟會不會給這世界帶來什麼危機。

當然今後也要派人掌控他們的行動才行。

「……因為以下幾點,請麻煩跟我走一趟。」女人說著,而後翟秋站了起來,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兩個人走了出去,跟在那女人後面,三個人穿過了兩條街,而後走近了一間神殿……

這裡的神殿似乎不信奉耶蘇,而是信奉著龍,神殿的中央有八條龍,其中一條就是銀龍,翟秋看到了牠,馬上就有一種親切的感覺,仿佛自己就是牠的子民,也理所當然該信奉於他。

「那是上古的銀龍,出現在這個時代的一萬五千多年前,據說他出現時全身銀光閃爍,而那個時代的人民也因為這條龍很獲救。」女子說著,而後看向翟秋。

「一萬多年以前……」翟秋喃喃唸著,因為時間太過遙遠,他又不知道自己穿越了多少時間來到這裡,於是沒有馬上就想到,銀龍,正代表著自己的守護神。

而臣則是微笑著,一派從容的跟了女祭司進去,期間還不忘搭訕。
翟秋則是完全被那條龍吸引住,大殿中的莊重和和祥氣息讓他一再停留,過了很久才慢慢的跟上。

當臣已經被問完了話,領到了證明身份的文件時,翟秋才走了過來,而那女人也好奇的看他一眼,「這位先生似乎對銀龍很感興趣……」
翟秋點了點頭,「他給我一種親切感。」

「這麼說,你也有可能剛好是那個時代的人……」

「我不曉得,大概吧?在我那個時代,我還沒見過銀龍,當然也沒有神殿。」

「對了,因為你的魔力過於強大,我必需對你施抑制魔力的指環……」當然這麼做也是確保這世界的人能夠有個安全保障。

翟秋苦笑著,看來是沒辦法了,如果抵抗的話搞不好會更麻煩,而一旁的臣見了,則是皺了皺眉,「妳怎麼就不封了我的魔力?」

「呵呵……因為你很安全啊。」

翟秋實在看不出自己有哪裡不安全?

他一向奉公守法,沒有在這個世界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也因此他認為不需要被封住魔法,而且現在對這個世界還不熟悉的他,總需要一份保護自己的力量,所以遲遲沒有行動。

對方拿著魔封環,看他遲遲沒將手伸了出來,不禁皺了皺眉頭,「你不願意?」

「我想沒這個必要。」他自認為不會在這個世界鬧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來,當然也就沒有必要封魔。

在他說出這句話時,可以感覺到四周投來了許多目光,那些目光無一不是讓他寒毛直豎,有種不好的預感,不過看了看四周,除了眼前的女人和臣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這也讓他感到疑惑。

但除了他,其他兩人似乎都沒有發現,臣一樣從容的站在一邊看著,而那名女人則是繼續拿著魔封環,「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也沒必要表現出善意了。」

翟秋見情況不對,拉著臣就往外跑去,而臣則是看了後面一眼,只見看到數十名穿著祭司服的男男女女跑了出來,跟著似乎要抓他們,他隨手用了一層看不見的光壁檔著,而後尋找人多的地方,將翟秋和自己給帶到了那裡。

在臣來想,或許人多的地方,他們會比較收斂,至少不會在這個地方大動干戈;但在翟秋的想法中,人多的地方可能會將無辜的人捲進來,也因此他不禁皺著眉……

但他也明白臣的想法,於是只好嘆了一口氣,看著臣將他拉到一旁的某個女子身邊,開始交談了起來,而後他悄悄的注意那些人,發現他們並沒有行動,微微鬆了一口氣,這裡的人雖然有些不講理,但至少還蠻維護自己奪家的人民。

不過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們必需讓這個世界的人認同他們,於是翟秋跟臣說他要帶附近看看,便離開了。

走到了一處公告欄面前,翟秋看到本地政府貼出的公告,似乎是在尋找能將時空洞填平的人,除此之外還有幾件不起眼的小事,例如補捉附近的盜賊,以及在逃的強暴犯等等。

『如果能把這些事情搞定,這世界的人應該會比較相信他們吧?』想了想,他打算接下工作,於是便去登記了。

不過由於他沒有得到神殿的認可,也沒有證明身份的文件,也因此本地公會不允許他接任務,這也讓他很傷腦筋。

就當他無奈的想離開時,他看到一名紅髮男子抱著一名紅髮女子經過,兩人的眼神在一瞬間交會,而後又各自離去。

『那人的魔力蠻強的,不過比烈特爾來說還差多了。』紅髮男子───藍,嵐凌的後世轉生在心裡想著,看著手中的嵐凌,嘆了一口氣,隨即回到了家中。

但就在這時,翟秋因為落單,再加上沒有目標,不知不覺得跑到了無人的地方,就在這時,他看到一名黑髮小孩……

那名黑髮小孩全身髒兮兮的蹲在地上,很瘦,讓他不忍心看下去,走上前,「小朋友,叔叔帶你去清洗怎樣?」

抬頭看著他,黑髮小男孩問著,「叔叔,你知道我媽咪在哪嗎?」

「抱歉,我勿知道耶。」翟秋微笑著,抱起了他;他並沒有誘拐孩子的打算,只是看不下去了,「我叫翟秋,是個旅人,你願意跟我走嗎?」

「嗯……那麼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秋媽咪……」

問過小男孩的名字之後,得知他是洛,於是他便抱著洛到附近的河邊清洗,將他一身的髒污清理乾淨之後,他便開始四處看著,他對這世界的路一點也不熟,也不知道該如何回到城鎮上,再加上神殿的人還派人在捉他,他想帶著洛回去大概會很不妙,思考之後,他決定先暫時在附近找個住處。

「秋媽咪,我們要去哪?」洛抓著秋的衣服,似乎是害怕再被丟下似的,見狀,秋微皺的摸著他的頭,「先找個地方住,我再連絡一個朋友。」

「媽咪……可是這裡沒有地方可以住耶。」洛看著他,有些疑惑。因為他記得再過去就是一片森林了,雖然他不知道森林裡有什麼,但大家都在說裡面有很多魔獸,他不知道為什麼秋媽咪不往城鎮的方向走?難道秋媽咪是路癡?

「咦,是這樣啊。」翟秋臉部有點抽筋,苦笑著,他想這樣一搞,他在洛心目中的樣子大概全毀了,一定變成又迷糊又沒用,不過跟一個三、四歲的小孩解釋他也許也不懂吧?所以他也沒有特地說明因為他不是這世界的人。

洛點了點頭,這才指了個方向,「那裡才是城鎮的方向……」看到秋媽咪臉色越來越差,他有點擔憂的望著。

秋苦笑著,「現在有很多壞人要抓秋媽咪,所以不能去那裡。」

「洛會保護好媽咪……」堅定的說著,這讓翟秋哭笑不得,愛憐的摸著他的頭,走了一會發現了一間似乎是獵人在獵野獸時時所暫居的小屋,上前敲了敲門。

敲了半天都沒有人回應,翟秋才抱著洛走了進去,裡面的擺設相當簡陋,但光是他和洛兩人暫居也夠了,接著就是想辦法連絡失散的臣。

將洛置於床上之後,他稍微打掃了一下環境,就在這時,他發現之前遇到的紅髮男子從附近經過,於是他疑惑著,心想這附近原來有住人啊?

但其實藍是為了去探查時空洞,因此才會從附近經過,而此時的紅髮女子──嵐凌則還是在他的家中沉睡著。

「一直置於不管也不是辦法,問題是一個人去真的會變的像嵐那樣。」好不容易能在這個時代幸福的活著,他還不想那麼快去找死,不過也該找個時間去找烈特爾想想辦法了,還有最近有許多奇異的事情發生,大概也是因時空洞的關係,得盡快解決才行。

就在這時,神殿的高層人員還是認為外族,特別是逃跑的翟秋應該立即捉拿,於是派了大量的人馬追蹤,也顧用傭兵團幫忙尋找。

完全不知情的翟秋打掃完之後,便用心靈感應呼喚著臣,但臣並沒有回應,這也讓他很擔憂。
「怎麼回事?該不會被捉了吧?」翟秋皺著眉,猜測著。

而臣則是因為要躲著追兵,四處逃竄,在秋喚了他幾次之後才終於回應秋,並且跟他說要他千萬不要到城鎮上來,這裡四處都是想抓他的人。也跟他說他會盡力想辦法連絡從時空洞裡掉下來的同伴,他只需要靜靜的等著就行了!

秋嘆了一口氣,沒想到他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會引來如此大的麻煩,但他也不能讓臣獨自一個人忙碌,這下該怎麼辦才好?

「總而言之一切交給我就行了。」此時他彷彿能看到臣悠閒的微笑著,這也讓他從心裡泛起了微笑,「嗯,那拜託了,我也不會坐視不管的!」

「你不用這麼認真,只要想著該怎麼讓自己平安就行了。」臣無奈的說著,而此時的翟秋已經打掃完,到桌子前拿起水壺去外面裝水。

「我知道了,一切小心……」

「嗯。」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