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的話雖然狂妄了點,但的確也是事實,風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該怎麼阻止嵐凌才好,他該勸的都勸了,她還是不要命的做傻事,這事該怎麼辦呢?

思考了一下,他決定晚點再去她的住處看看。

烈特爾抬起頭來看著風,「有時候她若是固執起來,我想連你也勸不了她吧?算了,等一下我就陪你走一趟好了。」

「嗯……謝謝你,烈。」風笑了笑,點了點頭。

烈特爾嘆了一口氣,「畢竟是夥伴,怎麼能放著不理。」再說不理的話,她也只會更加不要命的往危險的地方跑,他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樂意看見,嵐凌如此消沉的活著,彷彿不要命了似的。

「你之前不是說不管的嗎?」風笑了笑,故意說著,看著烈,並且為自己和他倒了一杯茶。

烈特爾奸笑著,「看來你是皮癢了……?」居然吐他槽?

「沒呀。」風苦笑著,拿起茶來喝著。


就在這個時候,嵐凌已經一個人上了高原……看著時空洞。

「唉呀……好歹也是幾世後的我做的,這濫攤子就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幹嘛還一直欄著我?」想到風哥哥和其他人,她笑了笑,但她主意既然打定,就不會退縮,再說這洞不填,過些時日一定會被人發現,到時就大大不妙了。

嵐凌催動著全身上下的魔力,上空的洞受到了引響,也頑劣的抗拒著,反倒是吸收起嵐凌的魔力來,一點也沒有要恢復原狀的趨勢。

「啊,我慘了,看來我今天搞不好會掛在這裡,嗚嗚……」嵐凌無奈的苦笑著,上面的雲層一點要靠攏起來的樣子都沒有,而她,雖然魔力還剩下一大半,但再這樣下去她也會掛啊!

就在此時,她身後突然出現一位紅髮男子,在緊要關頭將她救下,「笨蛋……」說罷,他一掌打暈她,而後將她抱離。

回到自己的家中。



而從時空洞中掉下來這個世界的人們,現在正慢慢的聚在一起,成了一股勢力,但初來乍到的他們,還不習慣這個世界的地理、文化,也因此隔外辛苦的過著生活……

翟秋和臣在簡陋的屋子度過了大約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以來,翟秋一邊養傷,一邊聽著臣簡述著這世界的地理、文化,以及有哪些人種。也慢慢的適應著,翟秋現在還不太能行走,只要一走就會扯痛傷口,而臣雖然有能力可以幫翟秋,但是之前他穿越時空的時候也受了不小的傷,體內還有一股氣正在奔騰,怎麼也控制不好,所以只是買了些藥,讓翟秋服用。

翟秋並沒有用那些藥,只是讓傷勢慢慢的復原,再說他怎麼也算個魔法頂尖的高手,休息一下,若是能使用治療術,便可以自行治療,因此那些藥他並沒用……

日子一天過了一天,翟秋的傷也恢復了七、八成,這段時間他在附近逛了逛,看著許多店家,也試著找了一些工作,但都沒有人肯用他們……
當然,沒有任何工作,也就無法賺錢;同樣的,這件事也發生在其他龍神族的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女人出現在他們面前,這女人也就是他們所謂的『路的指標』。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