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洞中一片漆黑,翟秋在時空洞中被擠壓著,本來以為時空洞裡面應該還算寬敞,但卻不如他想像一般,他現在被時空亂流擠的叉差點不成人形,如果被少年背叛時是心痛,那他現在就是有種快被擠扁的痛苦。

喉頭傳來一股鹹味,帶有血腥的味道,翟秋皺緊了眉頭,想著自己會不會就這樣死掉,但他昏厥過去後,醒來時卻已經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

「這裡是哪裡?」附近是一塊一塊的斷石殘壁,四周沒有任何人,只有他一個人躺在岩石上,岩石的中間隔了一段距離,若是平常他要跳過去絕對沒問題,但他現在只覺得渾身難受,想要爬起來已經相當困難,更別說是離開了。

就在他以為自己會死在這個地方的時候,突然身邊開始泛起金光,而後四周的空氣像是停止流動似的,過了一會,不知道是誰在施展轉移魔法,翟秋發現自己瞬移到了一間屋子裡……

這是一個簡陋的屋子,屋頂似乎還搖搖欲墜著,翟秋看了看,苦笑著,這樣的狀況也比方才稍微好了一點罷了,四周沒水沒糧食,他一樣難以存活。

他嘆了一口氣,艱難的爬了起來,想看看自己被轉移到了什麼地方,但就在這時,突然一位金髮碧綠色眼瞳的男子走了過來,他手上抱著一只紙袋,裡面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他猜想他應該是食物,而且他也希望那是食物。

「啊,你最好不要隨便下來走動比較好喔……」金髮男子的臉上,有著微微的笑容,看起來一副從容的樣子,這地方,也是他剛到這世界時臨時所找到的住所,雖然簡陋,但要過活並不難。

另外來這裡已經有一陣子的他,發現這世界,比之前的時代要退化許多,雖然科技進步了,但是某些魔法和劍術,卻也幾乎失傳了,所以在這世界,強的人其實不多。

至少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遇到一個強者……

龍神族是一個擅於劍術的種族,除了翟秋之外,很少有人能夠將魔法發揮到中級魔法師以上的程度,而方才男子就用了移動魔法將他從不知道多遠的地方給傳送過來,這讓翟秋相當疑惑,不知道他是什麼人?而且,他究竟是怎麼知道他在那裡的,難道他們以前認識?

臣──也就是金髮男子,看著他,他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不打算先說出來,龍神族不只是一個擅於劍術的種族,同時也能分辨龍神族特有氣息的種族,所以要發現一個同胞並不難,更重要的是那時他若不出手,恐怕也沒有人可以救他。

因為其他人即時能發現他,也沒有那麼強的魔法可以將他轉移過來。
「你究竟是……」翟秋抬頭看著眼前的人,而男子只是笑了笑,「要吃飯嗎?這個是在一個叫做麥當勞的店裡,買來的雞腿和漢堡,要吃嗎?」

翟秋看著那包從沒看過的食物,拿在手裡,「嗯……這好吃嗎?」

「不知道耶……而且還很貴,不好吃的話下次不買了。」臣拿起漢堡,咬了一口,就這樣,兩人將那堆食物解決後,才商量起之後該怎麼辦。

兩人商量了一陣子之後,決定等翟秋的傷都好了,再去尋找一樣掉到這世界的同胞,在想想要如何回去,當然在這之前,要想想該如何填平那個時空洞。


另一方面,烈特爾和嵐凌也發現了最近時空洞不平靜的變化,而且有越來越大的趨勢,兩個人正在想著,憑自己的力量是否可以填平那個大洞,但想著想著,還是覺得有些困難,所幸那個洞也離市區很遠,所以兩個人也不怎麼著急。

倒是在烈特爾旁邊的風皺了皺眉,「最近市區的人突然變了很多,再這樣下去持早會有人發現不對勁。」

烈特爾放下手邊的書,拿起茶杯來悠閒的喝了一口,而後才笑道,「理它,反正真要有事就叫藍和桑去處理,我才不管……」

不只是這個原因,不想理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他最近又面臨魔力消失期,每到中午和下午這段時間只能維持小小烈的狀態,所以他不想在這節骨眼上,浪費自己的魔力。

風無奈的嘆氣,繼續看著書,「對了,嵐說他想要到時空洞那邊去看看,我已經阻止過她了,不過怕她不聽跑去,真的有點擔憂……」

「他要不自量力我也沒辦法,那洞我已經也填過,連我都填不了了,她怎麼可能填的了?」烈特爾聳了聳肩,他不想管了,自從洛那傢伙掛了之後,更是沒有人可以制的住嵐凌,而嵐凌則是看到那洞似乎也不填不愉快似的,老要往危險的地方跑,攔到後來他也懶得攔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