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有點臉紅的問著,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問了,第一次問時他對什麼事都還不清楚,但這次,他是真心的想瞭解擎的想法,如果擎不答應,那他也會隔一段時間再問。

「......王妃麼?好像不太適合我......」擎瀅苦笑說著,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字面上覺得不適合自己。沒有正面回答夜澄,但是也沒有否認......結果就是他默認了,答應夜澄的要求。

「下次,我不會再帶著擎,到那間屋子裡去的,因為我明白自己喜歡擎,所以更不應該帶你去,之前讓你感到難受,真的很抱歉。」夜苦笑著,將擎擁入了懷裡。

擎瀅聞言,立刻搖了搖頭,回道:「不......那是你珍惜的地方。」他任由夜澄抱著,微微笑著。

「但我知道,小擎並不會喜歡那裡……其實那個地方,也只是暫時住過一小段時間罷了,在我向諾天叔叔習過輕功和武功後,身體就好了許多,因此後來也就搬走了……」

擎瀅點了點頭,輕輕地摸著夜澄的頭,想著比自己矮的夜澄,不知道未來是否會有超過他的一天?無論是身高或是心靈方面的成熟度。但不管夜澄變得如何,他都還是一樣會在他的身邊守護著。

「其實……」夜頓了頓,最後還是搖了搖頭,什麼也沒說。

「怎麼了?」擎瀅好奇地問著,又道:「如果你心裡有什麼話,都可以直接對我說。」

「其實……那個,說了擎可不能生氣喔。」夜冒著冷汗的說著,所謂妻管嚴便是如此吧,「我偶而會甩開暗部,到一些地方去,還在許多地方設有資產。」

「......多謝皇上提供意見,微臣會好好地重新規劃暗部訓練課程。」擎瀅笑得燦爛,身上卻散發出一股冰冷......

夜汗顏的,心想擎果然是生氣了,冷汗更是冒的更兇。

「此處不適合您多待著,您還是先回去吧?」擎瀅問著,覺得在這邊對夜澄的身體不是很好。

「擎啊,真的要我用命令的,你才肯喚我小夜麼……」無奈的嘆了口氣,夜整個人將他抱進懷裡。

「......請您再忍耐一下。」擎瀅遲疑了一下,隨後才這般回答道。接著又道:「我還無法掌控應有的距離......」

小夜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而後心裡想著小擎真是龜毛到一個讓人汗顏的地步,不過也只能由著他了……

「在哥和傲叔叔和承天相繼去世時,我一直累積了相當大的壓力,忍受著親人死別之時,祈龍國立刻便轉交到我手上,那時的我孤力無援,只能獨撐著大局,但是之後小泉和你們來了,也因此我才能稍微放鬆一點,心中也終於又有了應該保護的人,這讓我相當開心……但是小泉年紀比我小,如果說我喜歡他,倒是比較像在寵愛及保護著弟弟,小泉是我保護的對象,可是在我的內心深處,卻又希望能有一個人,能讓我感覺到安心……讓我能夠依靠的人。」

擎瀅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將手放在夜澄的肩膀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似乎是在對他說:『你身邊有我在,所以放心,你不用一個人背負那麼多。』

「我知道小擎會保護我,我也很高興自己終於有個可以依靠的人,但,要到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保護小擎呢?能夠不讓你在夢中哭泣呢……」說罷,他毫無預警的,輕輕的吻上了擎……

這讓擎瀅感到相當訝異,無論是他說的話,亦或是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皆讓擎瀅嚇了一跳,也忘了要閃躲,就那樣呆呆地被夜澄吻著。

見擎沒有推開他,他更是用略帶笨拙的技巧吻著,當兩人都喘不過氣時,他才離開。

擎瀅有點尷尬,視線都不敢對上夜澄的眼,但還是要夜澄快快離開,以免因此處濕冷而受了風寒。

「我想保護小擎、想讓小擎不再孤單,想讓小擎忘了過去的悲痛……」說罷,夜澄便羞著臉,轉身走了。

「......我到底在睡夢中說了什麼?」擎瀅苦笑地自語問道,望著夜澄那遠離的背影,感到相當疑惑。

回到寢宮中的夜澄則是在想著該怎麼樣才能讓擎從牢裡出來,微微嘆了一口氣後,他合上了奏摺,走到窗邊,看著窗外。

這段時間,他終於明白到自己喜歡的是誰,可是這件事,他又該怎麼同小泉說呢?說了,他會原諒自己麼?但隱瞞的話,對他的傷害更大吧?

而擎瀅則還是在牢裡面,沒做什麼事,只是發著呆、想事情。

他不太清楚自己這樣做對其他人來說好麼?雖然他很想待在夜澄身邊,而且是以他內心最重要的位置,但是這個想法是對的麼。

隔日,夜澄在早朝過後,又到地牢去探望小擎,希望他能盡快出來。

擎瀅表示要能夠證明他是清白的才有可能出來,否則會造成不好的先例。

「你的冤情已經在那些人下獄時便已經洗刷了……」夜微笑的說著。

「是麼?」擎瀅問著,又問道:「那判決書呢?」一邊對夜澄伸出手。

夜拿了一本奏章給他,「在這裡,企圖陷害你的共五位,還有企圖殺害我的不在少數,一本奏章列不完,是否有餘黨尚在調查。」

見狀,擎瀅立刻將奏折打開來,然後開始詳讀,將每個字都看個仔細。

「那些人已經被發配邊疆了,擎現在可以無罪釋放,再來因為護駕有功,但因為你是赫連的皇子,我不方便指派官位給你,要不要接受就看擎的決定了。」

擎瀅點了點頭,沒有立刻答應,反倒是問道:「是什麼樣的工作?」官位再大,也不一定是適合他的。

「是皇宮護衛統領,負責朕的人身安全的職務。」夜想著這職務擎應該會喜歡吧,雖然之前他本來就是做這個職務,但因為是他自願的,並沒有給予什麼官職,所以現在才會正式指派。

聞言,擎瀅倒是笑了,想著夜澄可真是了解他,知道他內心想得是什麼。於是,當下他便單膝跪地,雙手抱拳,道:「微臣遵旨。」

「除了暗部之外,朕又指派了三千精兵給你,不過可不要再拿來堅視我的行動了……」說到最後他還一副傷腦筋的樣子,想著今後要到處亂逛可能不是很容易了。

「假如皇上不隨意亂跑的話。」擎瀅笑得燦爛,顯然是在跟夜澄說:『您想太多了,一定會用來監視你的!』

「唉唉……」看來他想要出門逛街的話,可能要想辦法讓人在擎不知道的地方挖個秘道了。

不過那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今後擎瀅一定會更用心地去注意夜澄的一舉一動,更不能亂跑了。

夜晃了晃兔耳,開始想著偷溜大計,腦袋裡想了各種方法,不過似乎很少有能真正甩開擎的部屬的。

「雖然會比較忙碌,不過擎還願意照顧我的生活起居麼……」夜笑的問著,他想這樣子不但有機會接近彼此,也比較有機會問問擎的過往,這樣他也好找出該如何保護擎的方法。

「當然願意,那是我的榮幸。」擎瀅微笑說著,站了起來,隨後在夜澄耳邊輕聲地道:「請您不要小看我,而且要有某種程度的心理準備。」說罷,還輕輕地在他耳邊吹了口氣,然後才笑著站到一旁。

害的夜從耳朵一路臉紅到脖子,全身更是小小的顫了一下,心裡想著擎指的心理準備究竟是什麼?該不會擎指的是那種事吧?感覺擎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此時擎瀅已經緩緩走出牢房了,回頭見夜澄還呆呆地站在原地,便微笑地伸出手要牽他。

不過夜還呆呆的在想著擎到底在想什麼,昨日還說要考慮一下,今日的變化竟然如此之快,讓他都快不知道怎麼反應了。

然而其實那只是擎瀅給夜澄的一點小警告,不要他那樣持續大意,忘了擎瀅其實也不過是一名會有生理反應的普通男人。

不過夜卻完全誤解了,只見他晃了晃兔耳,接著走上前,牽住他的手,帶著他回宮去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