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宮內,擎瀅也立刻開始處理原本的工作,他不在的這段時間,還是積了點工作,需要他加加班。

由於夜的工作都已經做的差不多,所以他只是拿著書在一旁看著,並未打擾擎工作,而在看書之前,他則是泡了壺茶,弄了點心,打算讓辛苦工作的擎和自己當下午的點心。

於是,下午擎瀅便暫時停下了工作,和夜澄一同享用點心,看起來相當開心,顯然是回復正常了。

「擎開心就好了,如果有什麼心事一定要說喔……」夜見狀微微笑著,總算能放下一顆心了,只是目前問題尚未解決。

「嗯,我會的。」擎瀅笑道,一邊為夜澄和自己的空杯添滿了茶,而後才又繼續用著。

「有時候擎的話並不可靠。」夜搖了搖頭,有些事他打算等擎自己來告訴他,藉此訓練他向其他人求救,而不是說『沒什麼』的悶在心底。

「呃?」聽他這麼說,擎瀅感到有些錯愕,同時也受到些許的打擊,想著原來夜澄覺得他不可靠......真是叫他難過,情何以堪呀?

「因為擎是笨蛋嘛。」這世界的笨蛋還真不少,想著不管是擎還是承,都在某些地方蠻像蠻蛋的,意指就是會讓人放心不下。

「呃?您說我是笨......笨蛋?」他這還是第一次被人家說是笨蛋,而且居然是被自己喜歡的人這麼說,簡直就是大受打擊啊呀呀呀!

夜點了點頭,「是啊,這世界上的笨蛋還真不少呢,搞不好連我自己也是笨蛋也說不定。」

然而擎瀅已經聽不進去了,腦中一直轉著『我是笨蛋、我是笨蛋、夜澄說我是笨蛋』這樣的詞語。

夜見擎呆掉了,好奇的走到他面前,用手揮了揮,見他沒反應,他低聲笑著,「小擎這兩日真是完全呆化了……」 

又呆了一陣子,擎瀅這才回復原狀,灌了好幾口茶後,繼續吃點心。
而夜澄則是很開心的晃著兔耳,「小擎其實一點也不聰明,明明知道自己身體不適卻還要逞強出去買午膳,結果不小心跌落小溪,真不知道你究竟是跑去哪裡買午膳了,接著明明有許多事情梗在心裡很難受,卻從未表現出來……」

聞言,擎瀅再次受到了打擊,縮到牆角去畫圈圈,一邊喃喃地道:「嗚嗚......我是笨蛋......我是笨蛋......掉到河裡好蠢......」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擎根本不懂的保護自己,也不懂得將內心的事表現出來。」夜又吃了一塊糕點,才又繼續說著,並沒他想打擊擎,只是認為有些事該說出來比較好。

不過擎瀅根本沒在聽,持續畫著圈圈,而且更縮一點,圈圈畫了一個又一個,看起來好像被棄養一樣。

雖然看起來很有趣,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走向擎,拉起他,「所以以後不許擎再逞強了……」說罷,他又一次毫無預警的吻向擎。

擎瀅被吻了一下才又回過神來,而且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被吻的?感覺似乎有點突然?

不過夜也沒有說明前因後果,只是在他耳邊呵著氣,而後便晃著兔耳跑遠了,免得換自己遭殃。

然而,跟夜澄的反應相比,擎瀅顯得平靜多了,只是苦笑地撫著自己的耳朵,並沒有太大的驚嚇。

夜走回了書房,將方才的書放回了書架之中,而後又拿起了另一本,離開。

而擎瀅則是要人將餐具收拾好,然後繼續進行他的工作。

當他進去時,外面又開始下起了細雪,夜澄一邊看著,一邊想著,那些人口中喚的『他』究竟是誰,是誰想要祈龍國,是誰會如此的喚他奶娃兒,他很清楚朝中的大臣雖然對他有諸多不滿,有些人也在朝中做了些小動作,但卻還沒一個人膽敢喚他奶娃兒。

擎瀅並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也因此還是對於自己的工作認真專注地去做,並沒有抬頭看夜澄。

而夜澄則是輕皺著眉頭,想著事情,而後嘆了一口氣。

『嗚……為什麼我的人緣感覺好差……』夜澄垂下兔耳,又嘆了一口氣。

聽他一直嘆氣,擎瀅這才抬起頭來,不解地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我的人緣會這麼差呢?」夜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記得在小時候他的人緣還算不錯的,雖然一路走來遇到了不少事,但不管在哪裡,都鮮少有人會如此的厭惡他。

「......啊?」擎瀅歪著頭,一臉霧水地望著夜澄,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怎麼會突然講到人緣好壞的問題呢?

「只是對許多事感到不解,我平常應該不是個很會樹立敵人的人,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人想要我的命,甚至有人還喚我奶娃兒……」

「喔......原來您是說這個呀?本來身在皇家,就會有許多敵人,無論您對人是好是壞都一樣。派系紛爭等等的都非常常見,各自的擁護對象也不同,所以您無須覺得奇怪。像我,以前也常遭到暗殺。」擎瀅苦笑道,走到夜澄的身邊,輕輕撫摸他的頭。

「真的很不習慣呢,雖然能夠理解,但在從未身為過王子的環境裡四處流浪,而在最後才坐上這個位置,也因此對於平民的生活太過印象深刻,不知不覺就將同樣的事想在了一起,卻忘了要考慮到現在的環境已經不同了……」

「就算不是王子,身為平民也是同樣會為人喜歡或是討厭,不是麼?只是,皇室的這般情形更為嚴重罷了。」

「是啊……」夜澄笑了笑,晃著兔耳,決定不再想這個問題了,「只要擎喜歡我便可以了,其他人喜不喜歡我,甚至要殺我,我都不會再在意了。」

「呃......那樣也是不行的。」擎瀅汗笑地說著,想著這些還真難解釋啊!

夜笑了笑,「總而言之,我不會再為這些事感到困擾了……當然,若是能被人喜歡是很好,但若是不喜歡,甚至產生惡意,但也不是我會在意的問題了。」

聞言,擎瀅笑著點點頭,回答道:「嗯,您能這麼想就太好了。我相信,跟不喜歡比較起來,喜歡您的人一定佔多數,您也要有這個自信才好。」
「嗯。」夜看著擎,又嘆了一口氣,想著今天的自己還真是多愁善感啊!不過這次他不打算再把事情說出來了。

見他又嘆氣,擎瀅苦笑著,也不知道要怎麼樣繼續開導夜了。

「別誤會,我不是在為那件事嘆氣。」夜一看就知道他在煩惱什麼。

「嗯?」聽他這麼說,擎瀅又有新的不明白出現在腦中了,他一臉疑惑地望著夜澄。

不過夜晃了晃兔耳,什麼也沒說,因為說了也沒用,對於那個『您』他真的覺得礙耳極了,可是他又不能讓擎立刻就改過來,因為他已經答應要給他時間想想了。

見狀,擎瀅只得帶著疑惑回去工作,再度陷入了工作的忙碌之中,而後也因工作多而忘了這件事。

過了晚膳時間,夜才又看完了一本書,因為覺得冷,他打了個噴涕,而後走到衣櫃前,打了開來,拿了件外衣披上。

而後過了一會,到了就寢的時間,夜走到擎旁邊,「擎,晚上要不要跟我睡……抱著睡也可以。」

「可以啊。」擎瀅點了點頭,將奏折整理好,而後便準備更衣,和夜澄一同就寢。

想起之前的某方面的心理準備,夜澄在想著,擎這麼爽快的答應,是否會同意……

不過是他想太多了,擎瀅並沒有那個意思,只是單純地和他一起睡罷了,沒有要做其他的事。

夜已經脫了剩下一件內衣,而後上床去了,因為他的床比較大,這次睡起來終於不會有擁擠的感覺了。

而擎瀅則是將兩人的衣袍都折疊好,這才上了床,蓋好被子,並對夜澄說了聲「夜安」。

「晚安。」夜笑著,將他抱在懷裡。

擎瀅笑了笑,隨後便閉上雙眼,準備休息了。
而這時他卻發現某人的手有些不安份的摸著他的腰。

擎瀅汗顏著,想著摸腰就算了,只要他不要摸什麼奇怪的地方就任他去了。

見他沒有阻止自己,夜真的以為擎在說的心理準備是指這件事了,當下便往大腿摸去。

擎瀅這下臉都綠了,連忙捉住他的手,不讓他繼續摸下去了。

也因此夜滿頭問號,難道擎不是那個意思麼,「擎……」

「......皇上如果需要人侍寢,我會要人來。」擎瀅輕聲說道,阻止了夜澄的胡思亂想。

「呃……你中午說的要我做好心理準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難道不是指這件事麼,那為什麼又要在我耳邊呵氣呢?」夜疑惑的問著,他並不想抱其他人,自他登基以來他還沒有做過這種事,唯一的一次也是跟承那一次而已。

「不是,我是希望您知道我也是個正常男人,如果您沒有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警戒一點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我也不知道。」擎瀅這般說著,放開了捉著夜澄的手。

夜澄不懂為什麼當時詢問擎是否願意繼續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會得到這樣的話,「擎的意思是,在你照顧我的生活起居的同時,意識到你也是正常的男人,我們有可能會發生進一步的關係麼?」

「是啊,照顧您的生活起居也意味著今後我們的距離一樣很近,而我是個正常的男人,所以希望您有某種程度的警覺心,否則的確可能會發生一些事。」擎瀅回答著,輕撫了夜澄的頭,無奈地苦笑著。

「擎的話無所謂的,因為我也只會在你面前這麼毫無戒心。」夜澄微微笑著,被擎輕撫頭,一臉幸福的表情。

「唉唉......」擎瀅無奈地嘆氣,一方面是覺得拿他沒辦法,另一方面是覺得夜澄還小所以沒想太多,不知道他們要在一起有多困難。

「明日有廟會呢,擎要不要出去玩?」夜微微笑著,一邊蹭到他身上。

「好啊。」擎瀅一邊說著,一邊把夜澄給推開,免得蹭出火來。

「嗯嗯,這好像是這一年來我們第一次放鬆的出去玩呢,不知道要不要找小泉和雁瑜、曜沁他們一起去。」夜晃了晃兔耳問著。

「嗯,可以呀。」擎瀅笑著,摸了摸夜澄的兔耳。

夜澄點了點頭,而因為擎在摸他的兔耳,他的耳朵有點紅紅的,眼睛似乎也變的像兔子一樣紅紅的。

不過擎瀅很快便放開了手,沒有再摸,然後翻了個身,道了聲晚安,準備休息了。

夜見狀也翻了個身,打了個哈欠,一下子就睡著了。

很快地,太陽升起,第二天的早晨來臨了。

而該上早朝的人卻還賴在床上,連擎也睡過頭了。

隨後擎瀅驚醒,立刻喚醒夜澄並讓人來為他們更衣,這才匆匆忙忙地趕去上早朝。

因為太過匆忙,小夜連紮頭髮的時間都沒有,就只是簡單的梳過便去了,只見早朝時,所有人都盯著小夜看著。

然而皇上的事少有人敢管,所以議事還是進行著,沒有停止,直到早朝完畢。

因為之前遣移了許多官員,所以今年的科舉如去年一般的時間提早進行,也因此掌管禮部的曜沁將會忙碌許多。

所以疼愛妹妹的擎瀅希望能到禮部幫忙妹妹,但還是要等待夜澄的命令才得以行動。就因為如此,擎瀅一直跟夜澄做暗示,希望他能下命令。

夜澄見狀,便當場下令擎在科舉進行之前,到禮部幫忙,以及若有需要可以從別的地方調人過去。夜沒說出口的只有如果有需要,他也可以去幫忙。

「微臣遵旨。」擎瀅對夜澄作了一揖,同時也投以感激的視線。

「嗯,平身吧,如果沒事的話就退朝了。」夜說完便看著眾位大臣。
49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