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指定之四》


今天是月圓之月,方成年的利恩‧提諾斯一個人在龍族的酒店裡喝著酒。自他成年之後,身邊就沒有一個真正的親人,他現在的父親和母親,並不是他親生的,而是從外地撿來的。


雖然他很感謝他的養父母,也很喜歡他們,但從知道他不是他們所生的,心裡還是好奇的想著,到外面去看看,或許可以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也說不定。


至於找到之後要做什麼,此時的他並未想過。


所以今晚他才會坐在這裡,身上的一包包袱是方才才整理的,也就說,他方離家不久,而熟知他性子的養父母自然也不會攔著他,就放任著他去了。


放下了酒杯,其實他現在也沒有任何頭緒,不過他並不在意,只是微微笑著,在他父親(養父)剛撿到他時,身邊就有一隻小白龍跟著,所以他也連帶著將小白龍一起帶走。


摸了摸懷中的縮小型小白,他看了看天色,也該是去找處可以落腳的地方了。


剛站了起來要走出去,抬頭一見,只見一名金色長髮的人影不知道從哪疾跑了出來,從他身旁以疾快的速度跑了出去,他微笑著,「看來有熱鬧可以看了,小白,我們跟上去看看。」如果他沒看錯的話,剛剛那人應當是名女性,可她的樣子似乎相當痛苦,所以不止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於情於理他都應該上前去看看。


小白微微的低吼了一聲,略帶無奈的看著利恩,似乎不是很贊成。


「不用擔心,快走吧。」讓小白在遠處的空地變成大龍,隨後飛了出去。


當一人一龍來到目的地時,只見金髮女子已經昏厥了過去。利恩稍微察看了一下,發現並沒有什麼傷口,只是那衣衫似乎有些破爛,穿在這樣的女子穿上顯得很怪異。


利恩把女子給抱了起來,又再度騎到小白身上,要牠往最近的旅館去。


據各族圍攻金龍神族已經將近二十年,這段時間,金髮女子──也就是潔堤娜,不顧眾人的反對,離開了他們,只因為她在月圓時常常失控,無法控制自己的理智瘋狂殺人,性情善良的她雖然總是在最後關頭恢復神智,但她並不曉得,這樣的日子能持續到什麼時候,她什麼時候會失去控制,什麼時候會殺了自己最愛的哥哥和僅剩的幾名護衛。也因此,在自己能變回原樣前,她絕不想待在自己僅剩的族人身邊。


但天下之大,她素來與神魔之子沒有任何交情,再加上他們又是她的滅族仇人,她怎麼樣也不可能去求他們。


也因此這一拖就是十幾年光陰。


利恩將潔堤娜帶到了房間之後,便又不放心,請了個大夫來為她診斷,幸好診斷的結果沒有什麼異常,只是這大夫略會點魔法,他皺著眉,說著,「這位小姐中了禁術,如果再不想辦法解除,很有可能會入魔……」


「這,那該怎麼辦才好?」究竟是誰這麼狠心,對這樣一名女子下此毒手,利恩原本還保持微笑的臉,不禁皺了起眉。


「這魔法只有神魔之子能解。」說罷,大夫便走了出去。


利恩搔了搔頭,苦笑著目送著大夫離去,這下可好,看來自己的尋親之旅又出現了意外的變故,看來這一趟會『熱鬧』許多,但既然人已經被他撿到,這件事也不能不理,也只好將人帶著走了。


見潔堤娜還沒醒來,利恩走出了房外,畢竟男女共處一室實不合宜,方才那是逼不得已,如果現在又繼續待著,那就不好了。


但就在他剛走出去時,潔堤娜便正好醒了過來,看了看四周,一臉迷惘,看了一會才喃喃的說著,「大概是被什麼人給救了……」她並沒有起身察看四周,只是略為的掃過一眼,確定自己在這邊很安全,不會有什麼人刻意接近之後,她才鬆了一口氣,但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是在附近設了一道結界。


但魔法對利恩根本起不了作用,在外面一陣子後,他便手拿著一盤食物走了進來,看到她醒了,微笑的說著,「我方才已經請大夫來看過了,小姐身體無恙,只不過……」


潔堤娜微笑的說著,「只不過中了神魔之子的禁咒,是嗎?」


他不知道為什麼她還能笑的出來,心中微微的嘆了口氣。


「不用為了我而覺得心疼,畢竟我們只是萍水相逢,不是嗎?」潔堤娜微笑著,下了床,走到了利恩身前,微微的做了一揖,算是答謝他。


「既然是萍水相逢也算是有緣,為你擔心也是應該的。」


「你對人都是這樣的嗎?」潔堤娜好奇的問著。


「你是我我這好管閒事擔心太多的個性嗎?」利恩笑了笑,問著。


「是啊,如果你救的人是個殺人如麻的人,此時你還會這樣為他擔心嗎?」


「這個嘛,到時候再說了,想太多又有何用了,更何況為了求自保,有些人還是會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殺人。」


「你還真是個率性的人。」潔堤娜微笑著,眼朝著窗外看去,不知道哥哥和漠方他們是否已經找到了雷宇,神魔之子會不會已經發現還有漏網之魚?或許……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就結束。


已經過了這麼多年,就算輝帕爾他們再會逃,隱藏的功夫再好,恐怕也躲不過神魔之子和各族的追蹤,但依照神魔之子的高傲個性,想必不會把他們放在眼裡,只要他們不派出精銳部隊,那一切就還有希望。


看到她憂心忡忡的樣子,不知道在想什麼?利恩雖然疑惑著,但還是沒有細究,只是看著桌上的那盤飯菜,似乎已經快涼了,他決定再拿去溫熱一下。


「對了……」潔堤娜看著利恩,「還沒請問先生姓名。」


「我叫利恩‧提諾斯。」


「我叫潔堤娜。」


「利恩先生今後有何打算呢?」


「叫我利恩就可以了。」微笑的說完之後,又回答著潔堤娜的問題,「我想找失散的親人。」


「利恩先生的親人是哪一族的?或許我可以幫的上忙……」潔堤娜微笑的問著,她是別人對她好一分,她便可以對人推心置腹的個性,也因此利恩的不在意,反而讓她覺得跟此人暫時相處一起或許不錯的想法。


「聽說是妖精族的人。」但從他出生到現在,都還沒見過一個真正妖精族的人,不知道怎麼回事。


「妖精族……」潔堤娜的目光變的幽遠,當日進攻金龍族的種族裡,也有妖精族,雖然他們只是在後面,做著後勤的工作,但希韋……想到他,心中又是無限感傷,如果她那時沒有帶著雷宇和漠方他們一起跑的話,或許他也不會戰鬥力竭而死……


利恩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只是走上前,輕撫著她的頭,「有什麼事就說出來‧如果妳不知道妖精族的人在哪兒也沒關係,反正慢慢走慢找也是會找到。」


「慢慢走?」


「我打算一邊遊山玩水一邊找,這樣也輕鬆許多。」


「你真是個怪人。」潔堤娜輕笑的說著。


利恩輕笑著,這話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潔堤娜走到了餐桌前坐了下來,看著利恩,「利恩先生用過飯了嗎?」


「用過了……等等,我先讓人去熱一下。」見她正要把那盤早已經冷掉的飯菜吃下去,利恩連忙阻止她張口吃。不過潔堤娜並不在意,只是微微搖著頭,「我吃冷的無所謂,只要能吃的就行了。」


見她當真優雅的吃起了飯菜,利恩有種貴族一瞬間降到平民的錯感,但或許真是這樣也說不定?


對於潔堤娜來說,不管利恩是哪一族的人,都讓她覺得很悶,金龍族畢竟是滅亡在各族的手裡,已是亡國之人的她就算那些恩恩怨怨她可以不追究,但心裡的鬱悶卻是怎麼也不肯消散。


「好好一個女孩子家應該要多笑才對,不要每次都愁眉苦臉的,再說你原本的樣子也不該是這樣子的吧?」見她一邊吃一邊皺眉,利恩坐了下來,手輕撫著她的眉宇間,輕聲說著。


「那利恩先生認為我原本該是怎樣的人呢?」潔堤娜的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的一震,有點害羞的低下了頭,臉微紅著。


這個男人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呢?就連希韋對她,似乎也未曾這麼好過。


「這個嘛……」利恩稍微想了一下後才微笑的聳肩道,「我也不知道耶。」


「……」


此時的潔堤娜整個哭笑不得,她覺得在這男人面前,她一點都憂鬱不起來,他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總是讓她傻楞傻楞著。


感覺在他身邊,自己似乎變笨了。


吃過飯後,利恩見天色已晚,不適合在女子的房間再待下去,於是又要了一間房,自己住了進去。心裡想著這樣下去他不但賠大了還得養潔堤娜,但,想要乾脆把人丟下自己又做不到。微嘆了一口氣,此時的他完全沒發現,自己似乎對此女子擔心太多。


隔日一早,當潔堤娜起身時,利恩已經在樓下等著她,見他這麼早就起來,讓潔堤娜覺得很不好意思,「抱歉,讓利恩先生久等了。」


「不會,就怕是讓小姐久等,所以才一大早就在這等人。」


潔堤娜坐了下來,「妖精族跟龍族一樣,喜歡住在深山一點的地方,這裡離雲龍山谷已經有段距離,所以如果再往前走,就會脫離龍族的地盤了。過了這裡要到妖精族就不遠了。」


利恩點頭表示瞭解,其實在他出來時,也大致的看過了一下地圖,可是他的記憶力不是很好,所以只看過一次,他是很難記住的,當然現在有個嚮導在身邊是最好不過的了。


兩人一邊閒聊一邊用過早飯後,便起程了,利恩先躍到小白的身上,伸手打算拉潔堤娜,但潔堤娜搖了搖頭,自己爬向了小白的背後,而後看向利恩,不知道是否要抱著他的腰。


「怎麼了?」利恩察覺她的窘迫,壞笑的問著。


「我不知道要把手放在哪?」潔堤娜汗笑的說著,其實她也可以自己飛行,可是她雖然身為金龍族的一員,卻沒騎過龍,也因此感到很好奇。再加上利恩已經伸出了手,她若是說自己要飛行,可能會讓對方不怎麼舒服,所以才因此作罷,可是她沒想到利恩會這樣逗她。


「不用怕,小白飛的很穩的,不用怕會摔下去。」利恩微笑的說著,「如果怕就乾脆抱緊我的腰好了……」


潔堤娜搖了搖頭,表示並非害怕,只是手沒有東西可以抓,總覺得怪怪的。


利恩見狀,乾脆將她抱到了自己的前面,如此一來她便了抱著小白,而自己則是往後面坐。


只是剛那一抱,那柔軟的觸感還停留在他手中,幸好小潔現在坐在前面,不會發現自己的神色有些古怪,而突然被抱起的小潔也嚇了一跳,臉紅了起來。


之後的旅程,兩個人都很尷尬,不止交談時不敢看對方的臉,就連一點小小的碰觸,也會讓兩人尷尬萬分。這天夜裡,因為四周沒有城鎮,所以兩人便選在一處野地休息,小潔睡在小白身上,而利恩則是在柴火旁,每隔一段時間就丟一兩枝柴火下去。


就在這時,潔堤娜打了一噴涕,整個人縮成了一團,越是接近冬天,北方大陸便比其他地區更加寒冷,在偏東南一帶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小潔,一到這個時間就常常畏寒,一到夜裡就常常發抖。


利恩見狀,在火堆了多加了一些木柴,而後站了起身,把自己的外袍脫下,幫潔堤娜蓋上。


就在這時,小潔醒了過來,迷矇著眼看著他,微微笑著,「我喜歡你,利恩先生……」


利恩眨了眨眼,不敢相信自己方才聽到了什麼?他可以確定晚上沒有買酒給小潔喝,更何況小潔也不喝酒,怎麼她會睡一睡爬起來,跟自己說這樣的話,就算有人酒後會吐真言,可是他還沒聽說過睡一半的人會睡後吐愛語的?


也因此他整個呆了。


他還沒回神,接著潔堤娜又說著,「可惜,你若早一點,早個二十年出生就好了……對了,雷宇應該也跟你一樣大了吧?希韋對不起……」斷斷續續的夢話,訴說著潔堤娜心中的悔意,但她的確管不住自己的心,如果早個二十年,那一切都會不一樣,而自己也不會因為無力拯救金龍族,而如此後悔之餘還做出背叛希韋的事,她真的很喜歡利恩先生……可是那份喜歡卻是不容許的。


今晚利恩連連受驚,自己都有點消化不良了,感覺自己好像吃下了三天份的『大餐』有點『消化不良』,畢竟他從沒想過,潔堤娜的年齡會比他大上這麼多……而且還曾是人妻,雖然他不在乎她的過去,但……


隔天潔堤娜醒來時,發現一向比她早起的利恩還在睡,這讓她覺得很奇怪,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身上蓋著他的衣服,苦笑著,躍下了小白,將衣服蓋在他身上,看來是完全忘了自己說過的夢話。


而後來想了一夜的利恩,則是難得的睡到了正午才醒過來,這時潔堤娜已經烤好了兩隻山雞以及做了一盤山菜,正一個人慢慢的吃著。


利恩看她神色自若,似乎完全不記得昨夜的事,便微笑著,既然對方不在意或忘了,那他索性也不要太在乎那件事不就好了嗎?


可是心裡這麼想,那心卻是怎麼也不受控制的悸動著。


潔堤娜沒發現他神色不對,看到他醒來,只是微笑著,「要不要吃山雞和山菜,我有幫你留一份。」


「小姐不記得昨晚的事了嗎?」他蹲了下來,試探性的問著。


「我昨晚說了什麼嗎?」潔堤娜疑惑著,想著自己昨晚該不會說了什麼驚人之語,以前輝帕爾就提醒過她半夜不要睡一睡爬起來說夢話,可是這是不是她能控制的啊……


不知道為什麼,想起自己在睡夢中可能說了什麼,不禁低垂著頭,臉上有點紅暈。


利恩以為她知道,於是便說著,「我……我想我也是喜歡你的,可是……」


就在此時,天空上,有兩名神魔之子正從遠方飛過來,潔堤娜見狀,連忙跳了起來,「快離開這裡!」


利恩見她神色突然大變,初出茅廬的他不知原因,不過還是把小白喚出來,讓牠低空飛行,盡量不要引起那兩個神魔之子發現。


利恩小聲的問著,「為什麼這麼慌張?」認識潔堤娜這一個月以來,就算一路上碰到什麼魔獸,兩人也能迎刃而解,輕易的斬除魔獸,可是為什麼一碰到那兩個神魔之子會這樣……


「神魔之子雖然數量不多,可是每個人的力量都相當的強大,他們更是在二十年前的金龍族事件中,扮演著領袖的位置,率領著各族侵犯我族,當時我夫婿就是死在他們以及各族的手裡……」她沒有說出其實自己也差點死在兩名神魔之子手中,只是輕描淡寫的述說著。


「嗯?所以你害怕他們?」利恩表情嚴肅的問著,在自己還沒發限不妥時,已經伸出了雙手,將潔堤娜抱在懷裡。


「不是……不能說是害怕。」


「還是你怕我會因此遇害?」利恩不待她說出真正原因,就推敲而出。


「也……可以這麼說吧。」潔堤娜苦笑著,任憑自己再勇敢,敢勇於面對眼前的災難,但她的心也還沒有強軔到,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這種自己所重視的人在眼前死去而無力挽救的殘酷事實。


「不要怕,我生來為了就是剷除這些壞蛋的。」利恩微笑的說著,「我絕對不會讓那些人再接近你。」


見他微笑的如此篤定的說著,潔堤娜微微笑著,點了點頭,「謝謝你,利恩先生。」


「……你真的不記得自己說過了什麼嗎?」利恩收起笑臉,嚴肅的問著。


「……我說了什麼?」潔堤娜好奇的問著。


「你說……你最討厭我了!」利恩微笑的,故意把話給反過來。


「咦,我真的說了那樣的話嗎?」潔堤娜疑惑著,而後低下頭說著,「我才不會那麼說呢,我最喜歡利恩先生了。」


「……總算是親口聽你說了。」利恩微笑著,將潔堤娜抱在懷裡,「小潔。」


「原來你是引我出口的!」潔堤娜瞪了他一眼,而後嘆了一口氣問著,「利恩先生,你有沒有想過找不到親人後該怎麼做呢?」


「找不到就算了吧?到時我找一處清靜的地方,我們兩個就住在那怎樣?」


「呃……這樣好嗎?而且我……」


「我會想辦法幫你解的,不用在意我。」


潔堤那微笑著,而後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時逢亂世,這樣的提議的確是很讓人心動,不過,身邊有利恩先生相陪,就算是再困難危險的事,應該也能迎刃而解吧。」


「我沒有那麼大的力量,不過保護小潔的力量我還是有的!」


「謝謝你,利恩先生。」


此時的潔堤娜暫且拋開那些煩惱,與利恩共同旅行著,雖然最後真的沒有遇上利恩的親人,但他相信只要還活著就能相見,所以便帶著潔堤娜,往南方的孤島去了。


在那裡,他們遇到了另一個雷宇克羅,也得知雷宇早已經離開那座孤島的消息。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