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回自己家要如此鬼鬼祟祟的,玄晉風在心裡想著,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確定四下無人(?)才剛進門去。


可是當他要進門時,突然一道聲音,從後面傳來,語氣中略帶點疑惑,「你在幹嘛?」趙尹席看了看玄晉風,心裡想著風今天大概吃壞肚子了(?)


哇!玄晉風汗顏著,自己想避著的人為什麼偏偏在他的後面,汗顏的,可惡,如果不是賀傲天今天硬塞給他一本黃色書刊,那他現在也不用這麼鬼鬼祟祟的,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可是他為什麼要有這種感覺?這裡明明是他家,趙尹席不過是借住罷了?


他看了看趙尹席一眼,而後搖了搖頭,「沒什麼。」


既然沒什麼,趙尹席也不多問,轉身進了屋子裡,而玄晉風則是跟在他後面,心裡想著還好趙尹席從來不是那種會多問的人,就某種程度來說,他比自己還要冷漠……


玄晉風直接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而後從書包裡拿出那本讓他很受不了的書,想著不知道該藏到哪裡去,書桌的抽屜裡?書架的最裡面?床底下?衣櫃裡?還是乾脆等一下寄快遞,把它送還給賀傲天……


想到今天在學校裡,賀傲天微笑著走到他面前來,「風啊,又要去圖書館?」


他很疑惑本來只是一般朋友的賀傲天為什麼會突然跑來問自己這個問題,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嗯。」


「你跟趙尹席兩個人真是本班最大的兩個怪胎了,每天都在書書書,我看你們大概不知道辣妹是什麼?大概也沒看過那個和那個這個和這個吧……」


就這樣他連連被赫傲天說著夏天有多好,哪裡的美眉最多,而後要該怎麼搭訕,之後說完還塞給他一本書,任他怎麼推都推不掉。說了近半個小時,說的他的臉都快要紅透了,他才笑了笑說著自己要去找君以簫親熱了,聽到這裡他的頭都快冒紅煙了,也因此也忘了要把書歸還,只好無奈的帶回來,等明天再說……


就在這時,趙尹席敲了敲玄晉風的房門,讓玄晉風汗顏著,連忙把書放在枕頭底下,而後才微紅著臉跑去開門。


「風,晚上吃什麼?」趙尹席和玄晉風兩人曾經說好,兩個人分攤做家事和煮飯,而今天是星期五,正好是趙尹席負責煮飯,不過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不想離開書房,離開那些書,不過自從跟玄晉風住在一起後,他就說飯一定要好好的吃,而且絕對要挪出一個小時外出活動,雖然他覺得很煩,但當玄晉風說若是因為只顧著看書不顧著自己身體的話,那他絕對不要照顧他。


可是自從同居的這兩年以來,玄晉風病了的次數比自己還多時,他只好無奈的放下那堆書,好好的照著跟他之前討論過的進行。


風想了想,報出了菜單,其中有大部份都是趙尹席愛吃的,有一小部份是他想吃的,而後兩人便出外去購買食材,兩人似乎都沒有發現,他們現在的情況很曖昧,不過看在別人眼裡,倒是……


君以簫剛好從附近的商店裡出來,看到他們並肩走著,手上各提了一個袋子,微微笑著,直到他們兩個走遠,他才轉過身回家去了。


兩人回到了家,趙尹席和玄晉風兩個人便處理著那些菜,看著玄晉風俐落的身手,趙尹席在旁邊默默的看著,也快速的學習著,就在這時,因為太過專心,所以他切菜的手不小心被刀子劃了一道小傷口,微微的流了點血出來……


玄晉風見狀,想也沒想,就執起趙尹席的手,舔了舔那傷口。沒想到他會那麼做的趙尹席窘迫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我自己來就行了。」


「是嗎?要不要我幫忙?」玄晉風問著,看著趙尹席沒回答,只是拿出藥箱,隨便上了個藥,弄了OK繃後,「不用。」


他不知道為什麼玄晉風會緊張成那個樣子,明明只是一道小傷口,放著不管也會好,為什麼他要做出那種舉動,而且還是反射性做出來的?趙尹席不知道,他從來沒有過這種心情,而且自己還為他的舉動感覺到一股暖意……


這是什麼心情,他不懂?


玄晉風也不懂自己會那麼著急著做出那種反應,那應該是像赫傲天和君以簫那樣的情侶才會做的動作不是嗎?


他不懂這是什麼心情……可是想找人問,好像也沒什麼人問,趙尹席大概比自己還要不懂,賀傲天他不敢想像去問他會變成怎樣……看來只能找時間去問君以簫了。


之後,兩人看起來相安無事(?)的吃完了晚餐,而後兩人各自回房去看書,直到九點多時,玄晉風才去洗澡,就在這時,趙尹席想到玄晉風的原文書還沒有還他,所以便打算去拿回來,但敲了敲玄晉風的房門,只傳來水聲,『看來風在洗澡,還是等一下再來拿好了。』


正當他要走回去時,又想到等一下陸星楓要來借原文書,於是想了想,只好走到浴室前面,「風,我可以進去拿原文書嗎?」


「可以啊。」裡面傳來了風說話的聲音,以及水聲。


「謝謝。」趙尹席道完謝後,就折返了回去,打算進去拿書,但這時玄晉風突然想起那本黃色書刊,剛剛被他從枕頭下拿了起來,現在正擱在床上,還沒有藏起來……


「等……」


他話還沒說完,只聽到趙尹席打開了房門進去房裡了……


囧”他真的沒這麼囧過。


趙尹席進入了玄晉風的房裡,看了看四周,心裡想著大概是放在書櫃上吧?於是便在那裡找著,但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就在這時,他發現床上有一本書,那書只要是男人都會看的書。可是唯獨他和玄晉風是例外……相處了這麼久,他當然知道玄晉風喜歡看什麼書;什麼書不碰,可是他卻沒想到,有一天會在他的房裡,發現他在看。


有種被丟下獨自成長的詭異感覺,看著床上的書,每一頁都是超級火辣的畫面,看的他都快受不了了,他不覺得玄晉風會喜歡這種型的美女,他喜歡的應該是那種優雅型或活潑型的……絕不會喜歡這種衣服都不知道算不算有穿的女孩……


可是,萬一他真的喜歡呢?那……他又該怎麼辦?


等等,為什麼是他?他喜歡的明明是女人,不是?為什麼會想到,如果玄晉風喜歡的不是他該怎麼辦?


趙尹席將書放下,不想了,其實他喜歡誰,喜歡什麼都與他無關,等他倆都畢業了,這樣的同居生活也會結束,頂多再過半年……


又找了一下,總算找到了原文書,就在這時,玄晉風已經穿戴整齊,從浴室走了出來,玄晉風猜想趙尹席大概已經看到了,但依照他的個性來說,應該也不會問太多,所以他也不會自己找自己麻煩……


就在兩人相對無語,比以往還要沉默時,電話響了起來,玄晉風走到電話邊,拿了起來,「喂,哪位?」


「風,我想找席,可以請他聽電話嗎?」


「嗯,請等一下。」


過了一會,趙尹席拿起了電話,「是我,嗯,等一下在公園見。」


玄晉風此時已經在房裡,看著床上的書,拿了一個牛皮紙袋包好,打算明天拿去還給賀傲天,裡面的內容他連一夜都沒有看。


當他弄好時,聽到門關上的聲音,想著趙尹席大概出去找陸星楓了,所以他閒來無事,隨便拿起了本書看著,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趙尹席走到附近的小公園時,只見陸星楓已經等在那了,不禁皺了皺眉,『星楓,下次別那麼晚出來,很危險。」趙尹席說著,輕嘆了口氣。


「嗯,我盡量。」星楓淺笑,語氣一聽就是不會怎麼盡量。


輕嘆了一口氣,「你要的書我帶來了。」


「謝謝。」


「那我回去了。」


「等等,我送你。」


星楓微微笑著,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兩人默默的走著,走了一段時間只見兩人都沒有說話,星楓想了想,「席哥,你有喜歡的人嗎?」


「有。」


「那個人真可憐……」


「……?」可憐?


「如果他也跟席一樣每天看書,那我一定早就悶死了。」


『但書就是我的一切。』他也不是只會看書,還會去超市買東西和做飯,當然那些都是跟玄晉風住在一起後,被半強迫做的。


「他……不喜歡我。」


「席真喜歡就只好自己努力了。」


「……」


這時星楓眼見家就在前方,淡笑的說著,「到這裡就好,謝謝。」


「不客氣。」


「晚安。」


「嗯。」


目送著星楓離開後,趙尹席才慢慢的走回家裡。


返家路上他看到一家書店,一直在那邊待到快打烊才走,差點還被老闆趕。而後在路上他想玄晉風應該會肚子餓他在路上還順便買了宵夜,所以當他回到家時已經快十點了。


可是當他回到家時,卻發現玄晉風睡著了。


「……」看來只能自己吃了。


趙尹席要自己不要去想玄晉風是否喜歡他,可是越是不想想,越是會想起,他拿著一本書來看,卻翻了幾頁,再也看不下去。


「這樣不像我,還不如去問問看。」

這時玄晉風剛好醒了過來,有低血壓的他一醒來無法立刻就爬起來,所以整個無力的躺在床上,看了看時鐘,自己睡了一個小時多,這時趙尹席應該回來了吧?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敲門的聲音,因為他此時還無力起來去開門,所以只是說了聲請進。


趙尹席走了進來,看到玄晉風趴在床上,就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他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問,反而變成呆在那,讓玄晉風感到相當疑惑。


「席?有什麼事想問我嗎?」玄晉風爬了起來,疑惑的問著。


席還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隨即想到,他最擅長的不就是吟詩作詞嗎?


你是風,無論到哪,都不會停留,

無拘無束,自由自在,

你可曾想過,有一朵雲在你身邊,

愛著你,戀著你,

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我想問你一句話,

我是否有幸成為你的雲,與你一同遨遊。


風聽完,眨了眨眼,隨即會意過來,「我願意成為你的風……」


「你喜歡我?」他想問的是,你不是喜歡女人嗎?而他也是,只是不巧,剛好喜歡上玄晉風。


「我喜歡你,今天才發現的,原本我並不曉得這種感情是什麼,打算去問君以簫……」


「書?」


「那是賀傲天塞給我的。」玄晉風微微笑著說著。


這時,趙尹席又想到陸星楓說的一句話,『如果他也像席這樣,那我大概早就悶死了。』


「書。」


「我也喜歡。」


「不會無聊?」


「你想多了,這兩年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哪會無聊。」玄晉風苦笑著,心想不知道趙尹席會想到無不無聊的問題,不過就他來說,只要兩個人在一起,不管做什麼都不會無聊。


「嗯。」這時趙尹席才終於放下了心,但也開始覺得不好意思了。


玄晉風微微笑著,走近他,輕輕的吻上他……但在還沒吻到前,就被趙尹席給撲倒了。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