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潔白美理高貴優雅的他,要在這裡照顧一隻兔子?而且還是一隻有損他潔淨身體的兔子?看他滿身的髒污,他就一陣反胃,可惡,今天一定要洗十次澡才行!


當然,也得把這隻兔子洗乾淨才行,如果不是自己不小心在射箭時發現這不是一般的兔子,趕緊往不是要害的地方射時,也許這隻兔子早就死了……


亞恩盯著眼前的兔子一會,決定先把箭拔出來,再進行治療,可惡,早知道那裡有非人類非動物的獸族出沒,他就應該要盡量避免去那個地方,這下子自己破天荒的撿了一隻動物回來,這消息一定會傳遍整個斯諾提皇宮,搞不好母后還會好奇的跑過來看看這知兔子何德何能,能讓她一向愛乾淨的兒子,破天荒的撿了一隻髒兔子回來照顧!


就在這時,兔子翻了個身,眼睛眨了眨,似乎要醒過來,他微微笑著,惡意的在此時拔起了箭,而後只聽聞兔子痛呼一聲,顫了顫,又暈死了過去……


這下子總算是解了一口怨氣,亞恩心裡想著,幫兔子治療完之後,他便馬上衝進了浴室,現在他身上到處都快要癢死了……


洗好之後,已經過了一個小時,那隻兔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過來,此時的他再也不是兔子的身形,而是一名男子,皮膚大概比他粗糙一點,白淨的程度,哈……當然是他比較潔白,而那眼睛,正看著他……


就在這時,兩人似乎都意識到自己沒有穿衣服,那隻兔子……不人,迅速的轉過身,紅著一張臉,而他雖然不介意自己的潔白身體被人看到,不過畢竟在陌生人面前,就算自己的潔白的身子再怎麼好看,他還是覺得,應該保持一下禮儀比較好……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人紅著一張臉的樣子格外有趣,他微微笑著,踏著優雅的腳步走上前,執起了兔子的臉,只見對方疑惑的看著他,看到他胸膛間未拉緊的衣服時,又是一陣臉紅,「請放開我……」


「看我這麼潔白,你也該去清洗一下吧!然後洗完我再幫你保養,我可是很難得榜人保養呢……」亞恩微微笑著說著,以為這笑容能迷得倒兔子,卻見夜只是楞了楞,「我不需要保養……」


「保養一下摸起來會更潔白光猾……」就像他一樣。


呃……他能不能說不要,可是打男子一出現開始,他好像就沒有說不要的權利,微微嘆了一口氣,想起之前被射傷時,男子的一臉嫌惡,他就覺得奇怪,為什麼看起來一臉嫌惡他的男子,要把他帶回來療傷,可是卻又刻意在玩弄他似的,在他即將從昏迷中醒來時,又讓他狠狠的痛了一次,他有得罪他嗎?


夜完全不懂現在是什麼狀況,簡直就是滿頭問號,當然也不會注意到眼前的男子刻意表現給他看的潔白和光滑皮膚有多麼誘人……


事實上當他看到時,只覺得很不好意思,其他什麼感想也沒有……


這時,房間的門被打了開來,只見芙雅菈進來,本來她是想來問兒子怎麼會突然撿回來一隻兔子的,可是看現下的樣子,芙雅菈微微笑著,似乎有些誤會了兩人的關係……


再看看兒子的動作根本是在調情,對方還裸著身體,這下兩人的關係就算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如果西方世界有黃河的話。


就在這時,亞恩擋住了小夜的身體,轉過身來,「母后,你進來怎麼都沒喊我一聲……」


「抱歉,如果沒事的話母后先離開了,晚一點你再過來陪我聊聊天吧。」微微笑著,芙雅菈又曖昧的看了一下兩人,這才離去。


氣氛一下子變的有些尷尬特別是對於小夜來說,只見他囧著臉,快速的推開了亞恩,衝進了浴室裡……


「唉呀,被母后看到了那畫面……真是傷腦筋。」亞恩微微笑著,似乎不是很在意,但只有瞭解他的人,才知道他究竟在不在意。或許這世界上根本沒人知道他的心裡深處,藏了一段不可告人的愛戀。


可是剛進去的小夜當他要出來問有沒有換洗衣服時,就剛好看到亞恩的那抹笑容,不知道為什麼那種笑容有點奇怪,不太像是男子會表現出來的笑,或許是他看錯了吧……總覺得那裡面包含了哀傷與失落,以及懊悔……?


「你……」


看到亞恩回頭看著他,又恢復成了原樣,夜有一瞬間以為自己看錯了,但是他還是比較相信,自己方才所看到的不會假,走上前,「你為什麼,要那樣笑?」

「與你無關吧?」亞恩微微笑著,「你怎麼還沒去洗澡?」看到夜又髒髒的出來,他想今晚這裡不能睡了,還是讓人再準備一間房間,免得睡到一半自己全身都不舒服。


「……這樣啊,抱歉。」小夜這時終於瞭解到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男子,斯諾提的王子有潔癖,難怪他總是一臉嫌惡的看著自己。


看到小夜失落的臉,亞恩沒說什麼安慰的話只是微笑著,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隨即關上了房門……過了不久,一名侍者走了進來,打掃了一下四周,而後把一套衣服放在了床上,隨即又退了出去。


夜洗完澡了之後,便換上了床上的那套衣服,想著現在不知道要做什麼,想了一會後,他走到外面去,想著在森林裡的族人,有點想家,可是他的腳現在還沒完全好,也沒辦法走太遠……微嘆了一口氣,他請在房外的侍者帶路,讓他在皇宮裡晃晃……


可是走著走著,他卻發現腿越來越痛,身體開始冒著冷汗,這時侍者似乎也察覺到了他的不對勁,連忙過來問著,免得人出了什麼大事,那就不好了,這可是王子特地撿回來的貴客啊。


就在這時,迎面一個面帶微笑的男子走了過來,他的手上抱著無數隻受傷的動物,而後微微笑著,看到了他們,「嗯,今天有不認識的客人來訪呀,要不要到我房裡去玩?」


「利恩殿下,你又撿了一堆動物回來啦?」那名侍者嘆了口氣說著。


「好……」雖然腿很痛,可是為了不掃眼前男子的興,他還是微笑著點了點頭。


「那就來……等等,你臉色不太對,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雖然是陌生人,可是利恩還是關切的問著。


「沒事……只是腳有點痛。」苦笑著,他覺得有點快站不穩了。


利恩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要侍者快去請宮內的御醫過來,而後將受傷的動物放在一旁,將夜扶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看他走路的樣子,利恩推算著大概是腳受傷了,於是把夜的褲子拉起來看看,檢查著傷勢,雖然他不是醫生,可是對於一般的傷還是有辦法做一些緊急處理的,否則依他平常喜歡到處亂晃的性子,若不會處理傷口,到時還要到處找醫生,那就麻煩了。


就在這時,這一幕正好被亞恩看到了,他看了一會,往回走去,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點悶悶的,不過嘴上的微笑倒是絲毫未減。


利恩轉回頭時,剛好看到自家兄長離開的身影,不禁臉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心中不知道在打什麼壞主意。


亞恩一邊走一邊為自己的心情感到不解,他不是那麼容易動搖的人,長久以來他就很清楚自己喜歡的人是誰,可是……搞不好是今天他中午吃了不乾淨的東西,才會害潔淨的腦子裡,突然出現了不對勁的想法。


瞧他美麗高貴的樣子,怎麼可能會有一點點喜歡那隻看起來髒髒的兔子,就算現在已經不髒了也一樣,在他的心目中,母后是最高貴優雅的,雖然他知道這段戀情永遠不可能從他嘴上說出來,可是他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喜歡上一隻髒髒的兔子吧!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連恩走出房門,似乎正要外出,於是他疑惑的走了過去,但連恩似乎發現了他,轉過頭來看著,「哥,有事?」


「沒有,只是很好奇我們家的連恩要上哪裡去,看你穿的這麼正式,該不會是要出去跟哪位小姐約會吧!」他半開玩笑的說著,只見連恩微微一楞,「我要去哪,不關皇兄的事吧!」似乎是發覺自己的話太過激動,連恩微微調整了一下語氣,「抱歉。沒事的話我先出去了,還有事實絕不可能像哥想像的一樣。」


「嗯,早點回來呀,要把小姐送到家門口啊!」


「……」


亞恩目送著弟弟離去之後,便去找他母后聊天去了。


就在這時,利恩正跟小夜在幫那些動物們療傷,療完傷之後兩個人又聊了好一陣子。


「原來小夜是獸族的王子啊,那不就是兔族的王子?」


「嗯,因為出門時跟同伴走散了,所以才會剛好誤中了亞恩王子的箭……」


利恩微微笑著,兄長如果願意的話,那箭絕不會射到人家的腳上,不過也可能是小夜自己跑太快,剛好就射到了,總之不管是哪一種,都然他覺得有趣的很,方才兄長的表現,說明著他有點不高興。


「利恩,你在想什麼?是我跟亞恩的事嗎?」夜看著沉思了好一陣子的利恩,突然又露出了一抹等著看好戲的笑容,不禁汗顏著。


利恩微笑著,「如果你也喜歡兄長,就多待在他身邊吧?」


「可是亞恩似乎不太喜歡我靠近他。」白兔耳晃了晃,有點無奈垂著。


「只要每天保養的乾乾淨淨就行了……」


「……囧”」


接下來的日子,夜破天荒的開始把自己弄的乾乾淨淨,雖然他本身就有點潔癖,可是現在又刻意保養,所以皮膚變的又細嫩又白淨,讓亞恩有點快被比下去的感覺……


「可惡,一隻兔子哪比的過我?」亞恩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可是最近一接近夜,不管是兔型和人型,都變的比以前還要白很多,這讓他覺得,有點不爽……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定是利恩吧?他微微笑著,走到利恩的房間,看到利恩正在睡午覺,而他身邊的動物也在睡著,心想,你這小子長大了,倒是會設計我了,看我怎麼收拾你……


就這樣,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聲,從利恩的房裡傳了出來……


這聲尖叫剛好被在附近的夜給聽到了,連忙走了過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到那裡時才發現利恩被一臉微笑的亞恩拎了起來要侍女把他的保養品拿過來,而後開始要人在他臉上手上開始在他身上到處亂塗,而後又給他戴上了假髮,穿上了女裝……


小夜看到呆掉了,心想阻止亞恩的話自己或許也會有同樣的下場,不過看利恩似乎快受不了了,於是他上前去,拉了拉亞恩的衣服,「亞恩,別玩了,利恩看起來似乎非常生氣,而且還在瞪著你……」



「這麼說……你要陪我玩囉?」亞恩手托著夜的下頷,笑的很迷人的說著。


「如果可以不要的話……」夜說的很小聲,不過看亞恩笑的更加迷人後他就放棄了,「好吧……」


亞恩微微笑著,把夜脫回了房裡,而後開始研究的那些保養品和衣服,而後一一的為夜穿上,夜汗如雨下,所以那些保養品每一擦上就就被夜的冷汗給衝掉了,就這樣,亞恩索性也不抹了……


微微嘆了一口氣,他突然看著小夜,小夜疑惑的看著他,「亞恩?」


「為什麼你要特地保養你自己?我不認為你是那麼好指使的人,就算利恩那小子有說過什麼,可是我認為你不可能特地為了……」


「因為……想看到你被比下去的樣子啊。」夜晃著兔耳微笑的說著。


「那請問你現在有什麼感想……」亞恩微笑的越加燦爛的說著。


『很好玩。』不過他可沒膽在亞恩面前說出來。


「嗯?」


「……」


因為想知道你在保養時,是用什麼心情在保養的,真的只是為了想讓自己更潔白皮膚細嫩嗎?


這就是我的理由……


「你為我做到這種程度,就只是為了想把我比下去嗎?」亞恩故意在夜的耳後噴著氣微笑著說著。


「不是……」


「那我是不是可以想,你也有一點點喜歡我……」


「別說了,好癢……」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