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漓輕輕的將頭靠在傲天的身上,「……父皇,我看了你的很多春宮圖呢,打算明年執行看看可以麼?」

「可以啊?有什麼不可以的?」傲天笑著反問,又道:「你要在那之中懂得自制,將來有人想誘惑你,你也能抗拒。」

「可是皇兄說我太小了,不適合耶。」是這樣子的麼?大家的意見都差好多,小鱗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誰說的啊?」傲天反問著,又道:「這是好事,不是壞事啊!」

「呃……」鱗漓的頭有點暈了,眼睛呈『@@』狀態,一臉不知所措。

「是擎皇兄說的。」低下頭,不知道擎皇兄會不會挨罵呢?

「喔?他的話你聽聽就算了。」傲天拍了拍鱗漓的頭,將他給抱好。

鱗漓疑惑著不過並沒有點頭,因為他覺得父皇似乎不是很喜歡他和祥祥之外的兒女們,不知道是不是他太敏感了。

傲天又摸了摸鱗漓的狐尾,面無表情,看不出來他在想些什麼。

小鱗不曾想過,他第一次起反應,居然是傲天一直摸他狐尾的關係,當下羞的臉都紅了。

當然傲天也沒注意到,很自然地摸著,又摸了摸他的頭。

另一邊,爾簫則是問著祥祥和小鱗最近的狀況,白白的狐尾高興的甩了甩。

祥淩將夜澄帶著乘天的靈魂回來找擎瀅挑戰一事,完完全全地告訴給爾簫知道。

爾簫聽完點了點頭,看著另一邊的小擎與銀皎,只見銀皎似乎相當疲倦,「祥祥喜歡銀皎麼?」

「喜歡呀。」祥淩笑道,又蹭了蹭爾簫。

「嗯……銀皎他啊,好像快力竭了。」爾簫苦笑的說著。

「大概是因為送我們來這裡的關係吧?」祥淩苦笑道。

「對啊,真是難為他了。」爾簫苦笑著,用著身上的靈力,施了一道法術到銀皎身上,「這樣應該還可以撐一下下。」

「喔?謝謝母后。」祥淩笑著,又蹭了蹭爾簫。

「只是身為冥界判官的獎品而已,你父皇得到的應該比我多。」爾簫微笑著,躍到了擎瀅旁邊。

「喔喔?為什麼爹娘會變成閻王和判官?」祥淩歪著頭,不解地問著。

「因為你爹不甘當平常的幽魂,一死就開始招兵買馬,要人替他把冥界給打下來。」爾簫笑的說著。

「呃......真不愧是父王啊......」祥淩汗顏地說著,想著搞不好就是如此,所以承天的靈魂才一直飄蕩在人間?

「我死時他已經打下了半邊的冥界,就只差幾層地獄和閻王沒收拾掉而已。」爾簫汗笑的說著。

「這、這樣啊?那還真是快......聽說地府時間不是比較慢嗎?」祥淩汗冒更多了。

「正巧相反,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天上是指著天庭以及人死後的世界,而地上一年則是指著人間。」爾簫微笑著摸了摸祥淩的頭。

「喔......是我說錯了,不過這不就表示父皇打下冥界的速度快得可怕麼?」祥淩苦笑地問著。

「的確是這樣沒錯……」爾簫汗顏著,「不過在這裡一天的時間比較長,我也不太清楚他是怎麼做到的,或許生來就是王者吧。」

「也許是吧?」祥淩笑著,又道:「所以我們當兒子的也很辛苦呢......」國土太大了很難維持。

「是啊……」摸了摸祥淩的頭,「小鱗長狐尾了呢……」

「狐尾......父皇和母后的遺傳吧?」大狐狸與狐狸精生的孩子還是狐狸......
「是啊,我的是這個。」白色的毛絨絨狐尾跑了出來,不像傲天的那麼大,只是中上的長度。不知道為什麼出現時他似乎會變的比較媚,而且狐尾被碰到還會變色。

「喔喔,跟小鱗和父皇的也都不一樣呢。」祥淩笑著說,開心地摸了摸爾簫的白狐尾。

爾簫的狐尾紅了一點,「祥祥長的時候再跟娘說一聲。」他很好奇祥祥的狐尾長怎麼樣。

「好啊,不過小鱗的顏色跟父皇的比較像,都是偏紅色的。」祥淩歪著頭笑說著,又摸了摸爾簫的狐尾。

「是啊,大概是那孩子比較精吧?」爾簫顫了顫,覺得身體有點軟了,「祥祥別玩了……」

「喔喔?心機重小鱗......」抱著白狐尾。

爾簫微微笑著,「放心……嗯……那孩子不會把心機用在兄長身上的。」

點點頭,祥淩滾到爾簫的懷中窩著,還是抱著白狐尾。

「祥祥,這樣很癢……」全身上下皆顫抖著。

「會麼?我沒有搔母后的癢啊?」祥淩一臉不解。

「被抱狐尾會很癢,因為那是敏感地帶。」爾簫苦笑著。

「喔?父皇和小鱗也會麼?」純屬好奇。

「你父皇那麼精,就算會也不會讓我碰到的。」爾簫微笑著,「小鱗我不太清楚。」

聞言,祥淩點了點頭,內心則是想著自己還是不要長狐尾好了,感覺好像是個很大的弱點。

爾簫看著祥淩,很希望看到他的狐尾長什麼樣子,「祥祥什麼時候才會長呢?」狐尾收了回去。


「最好不要長......」祥淩很小聲地說著。

「呃。」爾簫有些失望的垂下頭。

見他聽到了,祥淩也不隱瞞,就道:「長了就好像多一個弱點擺在那裡......」

爾簫聞言嘆了一口氣,摸了摸他的頭,「那麼就不要把弱點暴露出來,學著自在悠閒的態度,就算遇到再慌亂的事也要裝出毫不畏懼的樣子,這樣便能矇騙敵人。」

「是麼?可是我覺得母后你最危險......好像是最不適合說這話的人......」祥淩汗顏地說著。

「是啊……」囧,垂著耳朵一臉喪氣,看來他真是太沒用了,連兒子也要唸他。

另一方面當夜澄端著酒菜回來時,卻發現房間裡一個人影也沒有,急忙的跑去問侍衛也沒見他們離去過,他只好跑到皇宮大門前詢問擎瀅王爺是否有離開過也得到沒有,頓時他發瘋著把皇宮整個都找了一遍也找不到人。

當然,無論他怎麼找,也是無法找著擎瀅等人。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銀皎早已將他們移動到地府去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都很安全。

他找的快要瘋了,城裡城外都找了還找不到人,整個人看起來狼狽髒亂不已,好不容易才跟擎有進一步的發展,結果他只是離開一會,擎和乘風都不見了。

同一時間,皇宮裡也得到皇上和小王爺失蹤的消息。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