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逃亡

尤莉瑪蓮與波克比同樣的遇到了迷陣,只是沒有用過功的她,在迷陣困了相當的久,不管走到哪裡都是死路,這也讓她相當的喪氣。

「都快天亮了還走不出去……完了,難道我要眼睜睜的看著姊姊被判刑,而後被火燒死嗎?」尤莉瑪蓮挫敗的蹲了下來,一夜沒睡的她已經感到有些疲乏了,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在這時她似乎能看到波克比的的眉毛皺在了一起,一定是她太累了所以才會看錯,波克比只有兩個大大的眼睛,哪會有什麼眉毛……

忙了一夜,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著,但她告訴自己,至少又走到終點,至少要確定,那扇門的終點是什麼,所以她又站了起來。

但繞的時間比其他兩人還要久的她,卻在走不到十步之後又倒了下來,就在這時,她看到非常驚奇的一幕,只見波克比瞬間增加了十倍大,翅膀也不是小小的兩片,而是瞬間變大……模樣也變了,變成了一匹天馬的形狀。

「天、天哪,兄長究竟給了我什麼稀世珍寶……」尤莉瑪蓮整個呆掉了。

「波波……」天馬波克比拍了拍翅膀,似乎是示意尤莉瑪蓮上來。

「唉……」依舊是波波、波波的叫呀。尤莉瑪蓮無奈的翻上身馬,而後波克比純白的羽毛一拍,很快的往天空飛去。

尤莉瑪蓮在天空中,發現了藤封瀾已經到了終點,只是似乎是在思考著該如何進去那個門,另外她又發現忌殤天在途中到處躍來躍去,而後發出了奇異的歌聲,她直皺著眉。

「呵……這歌聲真是不堪入耳,讓人不敢領教啊,不過,還蠻有意思的。」畢竟身為公主的她,可是沒有多大機會聽到這種奇異的歌。

就在這時,她也發現波克比已經在降落了,看來這也是一道與忌殤天那道,是無關緊要的石門而已,但就在這時,她看到石門由下往上的慢慢的打開了,晝林比和法塔尼特,身後帶了幾個一般的士兵,從門另一端走了出來。

「喂,晝林比你這個不守信用的小人!」見到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她真的很想宰了眼前這個男人。不守信用,既然要帶人來,又何必要給她鑰匙?對了!鑰匙,那扇門沒有鑰匙是打不開的!更何況她很清楚的知道,

「小人又如何?我晝林比從來不是君子。」晝林比拿出他的長槍,指著在半空中的尤莉瑪蓮,「你要自己下來,還是本將軍親自請你下來?」

「可惡!我死也不會下去!臭男人、爛男人!可惡!」

「好說、好說,那麼我就親自請你下來。」晝林比說完,一個箭身,以極快的速度往尤莉瑪蓮的方向衝了過去,雖然他無法飛,但他的長槍是可以伸縮自如的那種,所以,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差點就刺中了尤莉瑪蓮最脆弱的部位。

但,法塔尼特卻看出了,晝林比並非想要尤莉瑪蓮的命。而且看兩人的互動,倒是有幾分打情罵俏的意味,這就讓他感到不解了,『小晝』今天究竟想做什麼?

不過差點死了的尤莉瑪蓮可不這麼想,只見她忿怒的拿出了隨身的匕首,「既然你這麼的無禮,這麼的惹人厭、這麼的該死,那麼我就成全你!」

「呵呵……你怎麼罵都是這幾句,果然不愧是公主。」晝林比嘴上說著似挑逗班的話,可是招式卻沒有減弱,「放棄吧,你那隻匕首是傷不了我的,短武器怎麼能跟長武器比?」

「我不會放棄的,今天我一定要傷到你!」隨即,尤莉瑪蓮駕著波克比,手拿著短匕往晝林比靠了過去,畢竟短匕是近距離攻擊的武器,無法像晝林比的長槍一樣,用遠距離攻擊法。

兩人一來一往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但是看在法塔尼特的眼裡,卻是只有乾著急的份,『晝林比究竟想要做什麼?他到底想試探什麼?』

就在法塔尼特乾著急的時候,尤莉瑪蓮跳下了波克比,瞬間移動到晝林比的身後,欲要報一刀之仇,誰知還沒碰到晝林比,晝林比便腳一伸,欲要絆倒她!

尤莉瑪蓮沒有注意到,差點被絆倒。晝林比無奈的笑了笑,連忙接住她欲摔下去的身子。問著,「你沒事吧?」

「不需要你來假惺惺!」尤莉瑪蓮忿怒的說著,只見這時,刀光一閃,晝林比的臉龐出現了一道刀痕。

晝林比愣了一下,看著尤莉瑪蓮,「你竟然來真的?」

「難不成數次欲取本公主性命的你是來假的?」尤莉瑪蓮哼聲說著,手叉著腰,站了起來。

「我玩真玩假的,或許你日後會看的出來吧,我只是想告訴你……身為公主和身為流浪者的境遇不同,不一定每個國家都會吃希特拉公國的那一套。」晝林比站了起來,正色的說著,「你的身份也不一定管用,到時……就有必要使用非必要的手段。」

「這我明白。」尤莉瑪蓮雖不解,但是卻感覺的到,晝林比並沒有惡意,所以她放下了戒心,仔細聆聽著。但她不解的事,他為什麼要跟她說這些話?他既非自己的兄長,也非自己的親人……

晝林比似乎也看出了她心中的疑問,嚴謹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淡淡的微笑,那笑容襯托在他平常不茍一笑的臉龐上,顯得較為有人情味。

「我只是想告訴你,善良雖好,可是有時候使些小手段也是必要的。」晝林比微微笑著,轉過了頭,「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另一人……」

「另一人?」

「嗯……那個人就是維斯瓊琳,雖然初次見面時沒認出來,可是,她確實在跟我有很大的淵源,她跟我,都不是人類,而是非人的生物。」

「什麼?非人?那姐姐是什麼?」

「她是龍,魔族和龍族的混合所產生的孩子,說出來你可能不敢相信,但這世界確實有非人的生物在這世界生存過。而身為魔龍的她注定要受人所唾棄……幸而她的父親是神殿管理者,也因此一直以來才能無事。」晝林比淡淡的述說著,接著遲疑了一下,才又緩緩的道,「可是……她或許不知道,她並非她父親的親生女兒。」

「什麼!?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我又憑什麼相信你!而你……為什麼又會知道!」

晝林比看著外面,「其實道理很簡單,因為我是他親生長兄,一直以來我埋伏在人類世界,為的就是要找到她。」

就在這時,尤莉瑪蓮的腦海裡,閃過了一句話……

我們一個在停留、一個在尋找,為的就是希望能在這片天地之下存活。

這是昨日,法塔尼特告訴她的一句話。雖然當時不懂,但現在的她,卻漸漸的瞭解了……

就在這時,前方出現了破空之聲牆轟隆隆的倒了下來,藤封瀾此時已經衝破了結界與石門,而闖到監牢裡去了!

但當他進入之時,卻看到……維斯瓊琳半趴在地上手撫著胸口。身上到處都是血跡,衣衫凌亂,看樣子就算沒死,也只剩下半條命了。

她的面前站了一個高大、邪魅的男子,男子淡淡的掃了藤封瀾一眼,而後又看著半趴在地上的維斯瓊琳,「你究竟要不要把它給我?」男子的口氣已略顯不耐煩,可見已經來了許久,可是,他究竟是誰?

「……我不會給你,唔……咳咳……你想也別想,我會把它給你。」再說那樣東西,此刻也不在她身上。維斯瓊琳一邊說,一邊嘔著血,此時的她,再也禁不起男子帶給她的折磨。

「喔?也罷,沒有它,那達亞斯大陸,十二個國家,以及禁地『亞米斯坦』和聖殿『艾爾吉菲』中的其他神器,也會落入我的手掌心。」男子看著她,慢慢的合上掌,邪肆狂妄的說著。

就在這時,藤封瀾的怒氣爆發到臨界點,手一揮,欲往那個臭王八蛋的臉上招呼過去,但卻在還沒打到的時候,就被魍酖給輕鬆的閃了過去。魍酖並沒有使出任何的術法、任何的力量,只是稍微輕輕一閃,腳往藤封瀾的肚子上一頂,雖然被藤封瀾驚險的閃了過去,但他並不感到意外,畢竟他只使用了千分之一不到的力量和移動速度。

「你還太嫩了……封耀,如今的你哪怕是被我輕輕一碰,也會化為烏有,真可惜影妖一族也沒落到如今的地方,少了一個好的對手,不過這樣也好!省得我還要花力氣收拾你們!」魍酖笑的相當狂妄,綻金色的微卷長髮隨風飄著。

就在這時,藤封瀾的及背長髮,瞬間的到達了腰部,手拿著的念珠,散發出闇黑的光芒;光芒之中,又帶點森林之意,「黑暗之地為我所用、暗黑之神請賦予我力量,封魔之力,啟動!」

「封魔之力嗎?可惜,以你現在的力量,大概只能封住小魔物吧……」魍酖伸出了手,輕輕的扣住了他的脖子。就在這時,一把大槍從他的頭上敲了下去,魍酖抓著藤封瀾,輕輕的閃了過去。

「晝林比──我應該這麼叫你呢?還是應該喚你一聲,艾晝菲納?原來如此,看來你已經恢復了昔日的記憶,特地在『尋找』嗎?」

晝林比沉著臉,手上的槍揮下,即恢復成了原來的長短,「托你的福,讓她的人生總是充滿著各式各樣的危險,今天,我就代替她來收拾你!」眼悄悄的望了趴在地上的維斯瓊琳一眼,而後瞪著魍酖,不再多說,舉起雙掌,一顆能量炮就往網酖的方向直飛過去。

「呵,其實你也不過是為了那樣東西,而在『尋找』吧,你為了要那樣東西,甚至連她的朋友都在利用吧?你就是這麼卑劣的人,所以永遠只能承受孤獨。甚至為了那樣東西,你與你愛的人總是沒有結果……」魍酖輕蔑的笑著,一躍躍到了他的面前來,手一伸,欲要往晝林比的頭摸去,但就在這時,晝林比雷厲風行的速度,閃了過去,淡淡的笑著,「其實,你也不比我好到哪去不是嗎?只不過,你是眾叛親離,而我則是失去了摯愛。」手一輝,一顆飽含著火燄的能量球又往他的身上招呼了過去。

「哼哈哈哈哈哈──僅管嘲笑吧,再過不久,你哭都來不及了!」頓時,他手一揮,將能量球揮開,撞擊到一旁的牆上。並將手上的藤封瀾一甩,將手上的藤封瀾往牆的方向摔了過去,「封耀,失去一個強勁的對手真的很可惜,你若是想要恢復昔日封魔的力量,就到『碧落之泉』去吧!」

藤封瀾唔了一聲,遭受到極大撞擊的他,感受到背後似乎有血泊泊流下,再加上心理受到的創傷,讓他感到極為的難受,身體的痛比不上心理的痛,他轉頭看了一眼維斯瓊琳,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諷著笑。笑自己太弱、笑自己沒有保護好女性、笑自己一直以來都沒保護好該保護的人。曾經,似乎有個極溫柔的人,說著她愛他,可是他卻沒有保護好她。

就在這時,藤封瀾和尤莉瑪蓮,聽到了極大的聲響,只見牆另一邊灰煙彌漫,晝林比的胸膛,正被魍酖給踩住。而法塔尼特,已經躺在了地上,他方才似乎看到了法塔尼特的黑色羽翼,這讓他有點以為自己似乎是看錯了,而揉了揉自己的雙眼。

「剛剛……」

「原來法塔尼特也不是人類……」尤莉瑪蓮一臉恍然大悟,看著他們,表情除了錯愣還有一種了悟,不過,她似乎並不討厭。

其實非人的生物也有善惡,不一定魔類都是邪惡的,她在心裡如此想著。

就在這時,雨緋紅著一張眼,飛了過來,停在藤封瀾的身前,為他治療著。

「嗚……主人你不能死啊……」雨緋紅著眼,不停的釋放著治療白光,而藤封瀾卻搖了搖頭,「你先去看看維斯瓊琳小姐吧,我不要緊的。」

「主人……」

「快點去!」沒有保護維斯瓊琳,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更何況維斯瓊琳還是他最喜歡的『女人』。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