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既然不是人為,那麼老夫也無藥可治,只能暫時給他吃續命丹,看能不能延續一下他的壽命。」

祈郁秋點了點頭,想著該不該動用龍閣山莊的力量想辦法救他?

想了想之後,他跟大夫要了文房四寶,寫信給龍閣山莊的他的私人下屬,要他們去找看看有沒有仙丹之類的東西。

當續命丹吃下去之後,祈龍爾簫的血色似乎回復了一些,而後醒了過來,看著祈郁秋,「給你添麻煩了。」

「不會,你不用在意。」祈郁秋笑答,稍微安心了點,因為至少現在祈龍爾簫還能多活一段時間。

「如果我真的活不了,記的要把那把劍毀掉,免得有下一個人受害,還有麻煩連絡邪教的柳謹淵來收屍......」祈龍爾簫微笑的說著,像在交代後事。

「......你說那是什麼話!你這樣對的起你的朋友嗎?你知道他看到你出來後,只能幫你收屍的感覺是怎樣嗎?又不是沒得救了,而且如果要毀掉的話也應該是你毀掉吧?」祈郁秋雖然在生氣,可是臉上的表情還是笑笑的。

祈龍爾簫苦笑著看著他,「......謝謝你為我如此生氣。」

祈龍爾簫由他的話可以知道他對他的關心,知道他可能將自己當成朋友了,心中有一種不同的感動。

「不要輕易的說要死亡什麼的,龍閣山莊的人已經去找可以讓你活下來的辦法了。」祈郁秋微笑的說著。

「......嗯。」

「對了,你現在感覺怎樣?」

「嗯......四肢無力,有點頭暈和想吐......」

「睡覺吧。」祈郁秋坐了下來,微笑的說著。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對祈郁秋的微笑很在意,可是現在看的笑容卻只感覺到放心。

祈龍爾簫病了的消息,幾天之內就傳回邪教裡。

當然,赫連皇朝與祈龍國甚至是周圍的其他國家也都得知了這項傳聞,也引來不小的震撼,各國正虎視眈眈著。

當柳謹淵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剛在喝的杯子因為沒有拿穩而掉了下去。

「他生了什麼病?」柳謹淵問著來報告消息的邪教弟子。

「......聽說是因為一把邪劍的關係。」

「嗯......聽說八劍之中有一把聖龍劍可以治病,傳令下去,不論用什麼手段一定要拿到聖龍劍。」

「是。」

「對了,這件事不可以讓赫連的人知道,秘密的去探察就夠了。」

「遵命。」

邪教弟子對柳謹淵作了一揖,隨後就退下了。

與此同時,赫連皇朝也有人正在報告這個消息。皇帝赫連傲天以及嚴親王連天、謹親王諾天聽取著臣下的通報,並做討論。

「連天、諾天,你們對此事有什麼想法?」赫連傲天正坐著,表情嚴肅地問道。

「微臣認為,現在應是攻下祈龍國的大好時機。」連天恭敬地說著。

「微臣也同嚴親王一般想法,另外,微臣聽說過八劍之一的聖龍劍不僅能強身,對醫病也有幫助,祈龍與邪教勢必會想將其弄到手。」

「確實如此,那就加強皇宮的巡邏,多給劍陵一些肉食讓他認真一點。」言下之意,聖龍劍就在赫連的皇宮中。

「微臣遵旨。」諾天作了一揖,僅管皇帝說得好像是在餵狗,但他與連天絲毫不以為意,似乎早已習慣了。

龍閣山莊在赫連皇宮的暗部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馬上將消息傳給祈郁秋,祈郁秋在接到消息之後臉色一直都不太好。

同時也將這件事告訴了祈龍爾簫。

祈龍爾簫聽到了之後暗嘆了一口氣,「看來老是待在這也不是辦法,我們就分別看看有沒有神劍的消息,再回去好了。」同時他寫了一封信給在祈龍國的左宰相司空晝要他多提防赫連,還有將邪教的勢力集合起來一起度過難關。

司空晝在接到消息之後,馬上就與邪教的暗部總管南宮諫雲連絡,傳達爾簫的旨意。

「赫連真是太卑鄙了,居然趁人之危。」南宮諫雲皺著眉頭,嘆著氣。

「兵不厭詐,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以赫連來說一定會採取這樣的動向,只要多加防範,應該可以撐過這一關。」柳謹淵苦笑著嘆了一口氣。

「問題是祈龍的兵馬並不多,如果要加派人去找劍的話,就不夠應付打仗了。」

「對方的三軍還沒有任何動向,先讓人去招兵買馬再說吧。」南宮諫雲嘆了一口氣,語氣相當無奈。

「另外,讓紀亞與雲盯住祈龍爾簫與祈郁秋,並叮嚀他們不能大意。」

「遵旨。」

赫連傲天的命令傳達到戚紀亞與司徒鏡雲那裡,因此他們也由客棧房間搬到鄰近祈龍爾簫休養之處的地方,在那裡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

祈龍爾簫在能下床後就分別與祈郁秋四處亂走動,似乎是在找尋神劍的下落,雖然祈龍爾簫看起來很虛弱,可是似乎沒有什麼影響到他的行動。

反倒是祈郁秋比較擔心他,不過祈龍爾簫獨行慣了,所以阻止了他的跟隨。

幾天之後,他們分別在一座瀑布前,發現了一個天然的石窟。

戚紀亞與司徒鏡雲自然也跟著他們,現在的兩人與其說是在尋找神劍,不如說是在監視祈龍爾簫與祈郁秋,已經完全脫離原本來此地的目的了。

對此,兩人也曾表示無奈,但誰叫他們身為赫連國主的下屬呢?既然主子的想法改了,那他們也只能從命地跟著改了。

祈龍爾簫苦笑著看著隨後跟來的兩隻跟屁蟲,轉頭望著他們,「赫連現在應該忙著抓小賊吧?而且不是要攻祈龍麼?為什麼兩位還有如此閒致,悠閒的跟著我們逛街。」

「沒有啊?我們的主子似乎還不打算攻打祈龍呢,他對南邊的大國更有興趣,只是大概看祈龍和邪教緊張的樣子覺得很有趣吧。」戚紀亞聳了聳肩,略顯無奈地說著。他並沒有騙他們,以他對他家主子的了解就是這樣,而且這也並不是什麼需要隱瞞的事。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