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黑暗魔鏡

當雷京宇和小滿出雷府走到大街上時,已經接近午夜時分。因為此行多了小滿這一番變數,所以原先設想想要徒步旅行的,自然要考慮到小滿本身的體力,是否能與他和赤龜和赤燁相當,沒辦法第一時間執行。

幸虧他們出門前就備一輛馬車,馬車上幾乎什麼東西都有,枕頭、棉被、雷京宇的茶和杯子,再加上小滿拜佛用的神像和佛珠等等。當小滿將那些珠鍊和法杖帶在身上時,雷京宇突然想到一件事。

──小滿這圓圓的樣子再加上又穿了一件有點像法袍的女裝,還有帶著法杖,脖子前戴著佛珠,十足就像是彌勒佛。

看她穿成這樣,雷京宇也感到相當的好奇,忍不住好奇的問道:「我說小滿......你是不是有『旅行恐懼症』,想要遁世去了,否則做什麼穿成像個和尚......不尼姑......好像也不太對,好像是彌勒佛一樣?」

聞言,小滿微微笑著,像個非常有誠心的信徒一樣,「小滿才不會因為這種事就想要遁世去了,只是覺得若穿成這樣會比較有安全感,像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保護小滿似的。」

雖然這麼說,不過雷京宇卻不怎麼茍同。

「不過女孩子還是該有女孩子的樣子,你還是換一身衣服比較好吧。」

「小滿不要!」小滿突然吼道,嚇了雷京宇一跳。

「好好,你不要就算了。」雷京宇拿起手巾擦了一下汗,為什麼明明是夜晚他還是覺得好熱?......答案是:當然不是因為他很熱,而是著實被小滿給嚇出了一身冷汗。

看她突然變成極有氣勢的樣子,雷京宇在心裡汗顏著女人心真難懂,不如不要懂。一般女孩都喜歡打扮,可是他看小滿,似乎完全跟一般女孩背道而馳。

因為再聊就要更晚了,所以雷京宇一邊擦著汗,一邊讓小滿上了馬車,坐在馬車裡,而他則是駕著馬車,突然想到如此一來,小龜也可以坐馬車,不需要再讓他抱著走了,如此一來,利斃各半,如果遇到搶劫他們的寶貝就玩完了,阿彌陀佛一定千萬不要遇到強盜啊,那不然他的茶葉和茶具就報廢了!
馬鞭一揮,馬車頓時往城外馳去。因上午的時候已經繳了通關申請,所以守在城的手衛並沒有多家的阻攔,就放他們出去了。

雷京宇同時發現,在他們前面似乎有一輛馬車也往城外馳去。

正在思考著這麼晚怎麼還會有人離城,這麼緊急一定是急事,他思考了半晌,看到他們出去的路與他相當,於是便跟在後面緩緩馳著。

過了沒多久,對方似乎也發現了他們,在駕車的獨孤鱗為怕他們『私奔』計畫便故,於是馬鞭一揮,用更快的速度往城外的『茶棚』方向去了。

因夜深了,所以獨孤鱗並沒有看清楚在那裡等候雷京宇的兩個人,而是從他們旁邊擦身而過。

就在這時,在車內快睡著的南宮成汐喚住了獨孤鱗,「小鱗啊,我們後面有人,而且其中一人身上還帶了有邪氣的東西。」

只聽外面的人咦了一聲,喚住了馬探頭進去,「哥哥要管閒事麼?」

南宮成汐懶洋洋的側躺在軟軟的床上微笑著看著他:「本來不想管,可是我的直覺告訴我,那股邪氣與你突然消失的小堂哥有關。」

他們所說的人就是因為前陣子在宮裡突然不見人影的南宮熒夜,南宮熒夜是南宮傲天最小的弟弟,也是宮裡最小的皇子,年鈴與獨孤鱗相當。是前帝與鈺妃所生的獨生子。從小便身子不太好,常常待在宮裡休養,平常沒事不會外出。可是有一日清晨,宮女要進去侍候他更衣時,卻發現他的床上只剩下平常穿的袍子,其人則不知所蹤。

「喔,那我下去問問看。」說罷,獨孤鱗便躍下了這輛皇帝的御駕馬車,開開心心的往後面的馬車走去,幸好對方也剛好停了下來,在與等候在那裡的兩人談話。

***

赤燁和赤龜方才見那輛馬車直駛而過,料想那應該不是雷京宇的馬車,於是又繼續等著,沒郭多久,雷京宇的馬車果然聽在他們前面,雷京宇手上拿著油燈,將它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都準備好了麼?」

「嗯,當然。」赤燁微微笑著看著雷京宇的馬車,疑惑的看著他,「不是要徒步麼?」

「事有變掛。」雷京宇嘆了一口氣,看著他,「我父親說什麼也要我把小滿帶上。」

「呵呵,天下父母心啊,你有這麼好的父親當真要高興。」

那個小滿他猜測是和雷京宇初次見時見過的那一位,是個非長圓潤有朝氣的孩子。但不知道她是誰的赤龜只是哦哦的點了點頭。

「是啊,我的確很感激父親,可是小滿不懂武,一路上可能會憑空多出很多麻煩來。」

聞言,赤燁和赤龜對看一眼,他們原本以為雷京宇的父親將一個侍女讓他帶在身邊,一定身懷絕技,沒想到卻半點武也不會,雖然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差別,可是這樣的安排還是出乎意料之外。

赤龜在愣了愣之後微微笑著,「沒關係,既然是夥伴我會負起責任保護她的。」

這也是為了回報雷京宇早上見面時那推心置腹的一番話。

「那就多多擔待了,馬車很寬敞,先進去吧。」

雷京宇微笑著看著他們,但這時赤燁卻嗅到一股不好的氣息,而且這股氣息還是從雷京宇身上來的。

臉色變了變,他問道:「你知道你身上帶了黑暗魔鏡麼?」

    全站熱搜

    devilcat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